主角端语凝夜玄麒小说免费阅读 端语凝夜玄麒小说主角

《冷妃难弃:皇上追妻很酸爽》小说简介

端语凝夜玄麒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冷妃难弃:皇上追妻很酸爽》,该小说剧情紧凑,情节设置合理,看点多多,值得一看。《冷妃难弃:皇上追妻很酸爽》小说精彩节选:一段孽缘的开始源自她的魂穿,现代女刑警穿越到古代,开启不一样的人生传闻,玄凝帝深爱的女子名字中有一个凝字,登基那日国号改为玄凝元年传闻,端丞相之女容貌倾国倾城,善医术,性格冷漠,名字中恰好有个凝字传闻,玄凝帝一夜间斩首百人,宫中血流成河,却只为一个女人她助他登基为帝,他却亲手将她推入深渊,当前世今生的记忆全部被抹去,她却仍是情不自禁的再次爱上他他从未想过自己冰冷的心会因为一个冷漠的女人所融化,他爱她有多深,伤她就有多重当一切已是物是人非,记忆重现,她是否还能陪君醉笑三千,离殇永不诉?…

《冷妃难弃:皇上追妻很酸爽》 008 阴魂不散 免费试读

端语凝并没有走,而是站在不远处冷眼看着池塘里的端梓欣,她倒要看看她会不会上来。

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她连忙转身,一双有力的手臂已经搂住她的腰身,一跃而起飞上身侧的大树上。

她看着熟悉的银色面具,心里暗道,他竟然这么快就找到自己。

“凝儿,可想本座了?”

她很不淑女的白了他一眼,他能找到这里,就一点也不意外他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冷声道:“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凝儿的话真的很伤本座的心,本座可是从和凝儿分开的那一刻就一直想着凝儿。”他一副非常伤心的口吻,搂着她的手臂又紧了一些。

“闭嘴。”她拧着眉头看着下面的动静,见有人已经渐渐靠近,池塘里的两个人还在拼命的想要爬出来。

银色面具下深邃的双眸中带着笑意,身子凑近她的脸,“凝儿,我们要不要打个赌?”

她的目光移向他的脸,才发觉他离自己非常的近,而他身上那种淡淡的香气让她微皱了下眉头,伸手就要将他推开。

他的目光看向渐渐接近的几个人,“你要是现在推开我,我们两个就都会被发现。”

她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强忍下想要将他踹飞的想法。

“凝儿,本座的怀抱难道不舒服吗?”

舒服个屁,她恨不得现在就一脚踹飞他。

见她不理自己,他的目光却是无法从她的脸上移开,“池塘里的那位端小姐看来是真的不让凝儿喜欢,以凝儿的本事本座以为你会杀了对你不敬的人,没想到凝儿只是将计就计让她尝到一点苦头而已。”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本座只是想要和凝儿打个赌。”

“没兴趣。”

“凝儿是不敢吗?害怕输给我?”

端语凝冷笑着瞥了他一眼,“激将法对我来说没有用,你还是省省吧。”

“你难道不觉得太子突然来端府有些可疑吗?来端府做客不待在前厅,却要来后院,难道是因为太子选妃的事情?”

见她微皱着眉头,他知道自己话挑起了她的兴趣。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凝儿只要告诉本座你想做太子妃吗?”

她当然不会想要做什么太子妃,就算是皇后她都没兴趣做,她想要的只有自由,“和你无关。”她冷声道。

搂着她腰的手臂更紧,脸也渐渐贴近她,眼中带着危险的神情,“怎么能无关,你可是本座先定下来的人。”

身子紧贴在他的怀中,她的鼻息间全部都是他的气息,她已经是忍无可忍,手中银针抵着他的脖颈上,不带一丝感情的双眸瞥向他,“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我更不是你的人,如果你再敢乱说一句,信不信我分分钟就会要了你的命。”

“凝儿舍得吗?”他的眼中依旧是嬉笑的神情。

端语凝扬起嘴角,手中的银针已经扎入他脖颈的动脉三分,她从来不会对任何人心慈手软,当然也包括他。

“凝儿果然只对被本座狠心。”他不信她会真的杀了他,但他却嫉妒起那个池塘里的女人,她竟然在得罪了凝儿后,竟然还好好的活着。

“凝儿,到底要不要和本座打赌。”他的目光看向下面,“我赌太子不会想端家的人成为他的太子妃,尤其是被端程昱关在别院的嫡女。”

他真当自己是傻子是吗?他赌太子不会娶她,难道她就会觉得太子一定会娶她吗?这个赌,她已经是赢的那一方。

凤眼微挑的看着下面的端梓欣听到脚步声后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她嘴角微扬,明媚的双眼中带着愉悦笑意,“不如我们就赌端梓欣她会不会从池塘中出来如何?”

他望着她眼中明媚的笑意一瞬间失神,只是怔怔的看着她。

“我赌她死都不会出来,如果我赢了,玉佩还我。”

……

“大小姐,好像是太子往这边来了,我们该怎么办?”

端梓欣还在用力的将脚从淤泥中**,一听脸色都白了,她绝对不能让太子看得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气愤的一手狠狠的推了欢儿一下,没用的废物东西,要是我现在这个的样子被太子看到,我非拨了你的皮不可。

她现在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就只能用恶狠狠的眼神瞪着她。

欢儿不敢看她的眼睛,害怕的用力拉着她的手臂。

“凝儿对她做了什么?”他好奇的看着下面不能言语的女人。

“没什么,我只是不喜欢听到她的声音。”如果她再敢说出她不喜欢听的字眼,她会让她一辈子都开不了口。

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欢儿连忙道:“小姐,已经来了不急了。”

端梓欣听到她的话,看着眼前满是淤泥的池塘,想也不想的拉着欢儿一同扎进水中。

树上到端语凝瞥了一眼身旁的男人,对着他伸出手,意思已经很明显,你输了。

“凝儿不要着急,戏还没看完,也许还有峰回路转也说不定。”

一身锦袍的男子缓步走近池塘,一头乌黑的头发高高束起,黑色丝带绑在发束上,发带的中间镶着如鸡蛋大小的黑色曜石,腰间佩戴着象征着地位的金丝线绣成的香囊。

当今皇上一直偏爱太子,除太子可以同皇上一样佩戴金丝线绣成的香囊外,其他的皇子都不可。

“太子,刚刚还听到这里有动静,怎么一下就没了。”

夜临城目光看向池塘里,英俊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走吧。”

两人刚刚离开,躲在水的端梓欣再也挺不住,猛的从水中出来,还呛了几口脏水,而被她强拉进水中的欢儿一直被她紧捂着嘴,因为缺氧已经昏迷。

夜临城从一旁的树后走了出来,看着池塘里的女子,他倒是有一丝的好奇。

身侧的人以为他不高兴了,连忙对着水中的端梓欣大声的喝道:“大胆奴婢,竟然惊扰了太子,该当何罪。”

端梓欣连忙转身看着身后站在岸上负手而立的男子,第一次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她的眼中露出爱慕的神情,可一想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连忙低下头,牙齿死死死的咬着,这一切都要怪端语凝,这笔账她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