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璟纪泽远小说 《让我的爱情没有黑夜》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让我的爱情没有黑夜》小说简介

《让我的爱情没有黑夜》讲述了主角颜璟纪泽远之间的爱情故事,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幼年丧父的颜璟,家境贫寒,与母亲和弟弟相依为命,在律师事务所工作时与偶像明星纪泽远重逢。颜璟与纪泽远日久生情,但这份感情面临着种种阻碍,困难重重。经历许多事情之后,两人终解心结,牵手步入婚姻殿堂。…

《让我的爱情没有黑夜》 风流总被风吹雨打去(1) 免费试读

新戏制作完成,前期宣传马不停蹄的展开。记者会、见面会一个接着一个。这段时间罗艾迪忙前忙后又小心翼翼,生怕如此密集的行程安排会惹恼了纪泽远。从前带团体,纪泽远闹别扭还有别人能顶上。现在名导演的戏,纪泽远的辈分又最低,如果落得不配合宣传的名声,以后就别想在这个圈子待下去了。

不过,到现在为止纪泽远还没有表露出有不满的情绪。

今天是媒体见面会,主创人员都出席,现在云集了近百家媒体。因为滕敬导演是有国际知名度的导演,电影又是严肃题材,现场气氛颇庄重。导演和演员都是正装出席,坐在台上回答媒体的提问。

纪泽远年纪最小,资历最浅,坐在最旁边的位子上。他坐姿挺立,对着记者和镜头保持着礼貌微笑。黑色西装包裹下有着男人的外表,又带着男孩的纯真与羞涩,聚光灯的焦点不时落在他身上。

主持人介绍完电影的基本情况之后就到了自由提问环节。媒体其实对电影本身内容并没有多少关心,更多的焦点是落在演员之间的关系,希望能套点逸闻趣事,满足观众的好奇心。

这次这个问题也被提了出来,有记者问:“滕导演,请您评价一下纪泽远在戏里的表现。”

原本的传闻就是纪泽远能加入这部戏就是制片方看中了他的人气,用他来拉拢粉丝群,对他演技的质疑还是很强烈的。

滕敬导演自然知道这是记者让他评价一下纪泽远演技的委婉说法。他接过话筒说:“纪泽远在新演员中外形出挑这是大家都公认的吧。除了天资之外,他的努力也是让我很欣赏的。这次的作品很辛苦,他断断续续在外景地待了半年,都在土里泥里打滚。他对导演组提出的要求从没有回绝,都坚持做到最好。再说一个演技的事情,有一个镜头需要他在摄影机过来的时候左边眼睛留下一行泪。时间情感要配合的相当好,他试了几条也做到了。”

天赋好,努力,有灵气,配合度高,在滕导的几句话里对纪泽远全方位的赞赏。纪泽远表现的也是恰到好处,保持着谦逊的姿势,微笑的感谢导演和同剧组前辈演员对他的提携,自己的戏剧之路才刚刚开始,还有许多不足需要向他们学习。

其他几位主演对纪泽远也是交口称赞,两个小时的记者会就在其乐融融的气氛中结束了。罗艾迪一颗悬着心落了下来,还有意外的欣喜。他对纪泽远今天的表现百分百的满意,那些官方的说辞从他嘴里出来也有了诚恳的感觉。果然是天生的演艺人,只是从前太漫不经心。

到了保姆车上,罗艾迪让司机开车,满面笑容的对纪泽远说:“今天表现的很好。最近累了吧,想吃什么,三文鱼、生蚝,eddie哥犒劳你。”

纪泽远的脸上早已没了刚才秀色迷人的笑容,一脸冷清。他解开西装的扣子,突然了叹了一口气,说:“eddie哥,这两年谢谢你的照顾,希望这次能送你一份大礼。”

罗艾迪嘿嘿一笑,“果真累着你了,不年不节,我过生日还有好几个月,送什么礼。对了,刚才和制片公司的袁总聊天,他挺看好你的,我去争取一下,拿下他们新戏的主角。导演是李导,女主角准备在一线女星里选,肯定会火……”

纪泽远车窗外,贴了密封的车膜,窗外的景物都是模糊的深色。耳边是罗艾迪架构庞大,简直要剑指好莱坞的规划,他的心思早已飘散。

六、七月的天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出门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坐上车就突然黑云压顶,落了一阵大雨。从车站到大楼淋了一点雨,颜璟进了办公室擦干湿了的衣服,刚在座位上坐下,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颜璟立马起身去了楼下会议室。赵祈颂一个人皱着眉坐在长形会议桌的中间。

颜璟关了门,站在会议桌边问:“赵总,您找我?”

赵祈颂点了点头:“嗯,有个案子”。接着把一本杂志扔给了她。”

颜璟拿起来一看,是本市知名八卦杂志“Y周刊”。翻开的那一页,颜色鲜艳,字体巨大的标题是“阳光偶像外景地**”。颜璟知道这本杂志的标题一向耸动,接下去看正文,她不禁睁大了双眼,这则香艳报道的主角竟然是纪泽远。

报道里写道,纪泽远一直以阳光偶像的形象出现,其实私下偏爱重口味。在远郊外景地敢拍新戏不甘寂寞,在宾馆打电话召女伴,还在电话中商定价钱。随后,一陌生女子进入宾馆,早晨才离开。后面还写知情人爆料,并有电话录音。

“这是?”颜璟不解。

赵祈颂答:“上次纪泽远的案子你也跟过,我这缺人手,你过来帮忙。”

赵祈颂对她挥之则来,呼之则去,使唤的很顺手。这点颜璟心里颇为不满。咨询部的招聘一直在进行,但就是招不进人。人事部按他开出的条件删选简历,挑人来面试,赵祈颂每个都不满意。名校说死板,海归说散漫。普通学历看不上眼,有几年工作经验的又成了缺乏热情,外加不好管理。感觉他不是招员工,而是在选上帝,非要十全十美并且完全合他心意。心中怨念再深,但作为底层小员工她也只能在这个屋檐下低头,遵照这位主管的命令,被借调过来做些并不熟悉的事。

无奈归无奈,活还是得接。她找了个空位子坐了下来,手里拿着那本杂志翻看起来。

罗艾迪进会议室的时候脸色很差,旁边的纪泽远摘下墨镜的脸,冷若冰霜。

“赵律师,我们来是为了Y周刊的事。”罗艾迪开门见山的说。

“这个按上次的方法办吧,过两天就平息下去了。”赵祈颂神色淡然的回答。

罗艾迪的脸色沉了一分,“刚才《都市生活报》的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说是拿到了爆料人的电话录音,可信度很高。”

赵祈颂原本以为又是小打小闹的炒作,听说这个消息也立即严肃了起来:“要上都市报,还有电话录音?属实吗?”

这次接二连三的桃色新闻让纪泽远的形象一落千丈,对于正处于转型的这个敏感时期实在是沉重的一击。颜璟想起罗艾迪前段时间说要升副总监的事,现在出了这个大型事故,上层肯定会拼命施压。

刚才云淡风轻的神情早已散了。虽然赵祈颂吃的就是这碗饭,但这次的事实在棘手,像被绑着一块烫手山芋,捧着难受,弃之不行。

“Y周刊这家杂志口碑不好,假新闻多,大家看过笑笑也就过去了。如果《都市生活报》登了,那影响你也知道的。要挽回就不是随便发个声明、律师信就行的。”罗艾迪皱着眉头,加重了语气。

赵祈颂的脸色果然又沉了一分。花边小报和主流报纸的分量他当然掂量的清楚。他正欲开口,被对面的纪泽远抢了先。

“这个录音是断章取义。这件事根本就是凭空捏造的,我等着他们把证据亮出来。”

赵祈颂低下头叹气,年轻气盛说的就是面前这位。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这么简单的。

“泽远。”罗艾迪低下声音喝止纪泽远。

赵祈颂思索了一下说:“好,纪先生,你说媒体报道不实,那麻烦你还原一下真相?你到底是做了还是没做?”

纪泽远平复了先前激动的情绪,恢复成扑克脸,语气冷然:“我让朋友带了点东西过来,很普通的一个电话。”

“这真的是空穴来风。泽远一直在外景地拍戏,接触的人除了剧组的人就是公司的人,只有一个朋友来探了一下班。”罗艾迪帮着他解释。

赵祈颂的眉头没有因为他们的话舒展开,“必须想办法拿到那盘录音带,我要听听具体内容是什么。你们对媒体一个字也不能说,先做开记者会的前期准备,等这个东西拿到了,再做调整。”

“我和《都市生活报》的记者还是有交情的,他答应提供一点爆料人的线索给我。”罗艾迪说。

“那好,我们都各自先想想办法拿到录音带。”

罗艾迪带着纪泽远一离开会议室。赵祈颂立即吩咐道:“颜璟,马上把网上关于纪泽远**的新闻全部搜集起来。”

颜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立刻打开了浏览器。网上铺天盖地的都是纪泽远的这则丑闻,论坛里转载的更是不计其数。在微博,黑纪和粉纪的已经打起了嘴仗。如果面对面,可以想象会是多么混乱的场面。

颜璟真切的感受过粉丝的疯狂,会寒冬腊月大雪纷飞还守在宾馆门口,只是知道纪泽远住在里面,还看不见他一面。彻夜排队买票,就为在演唱会上看纪泽远随便在舞台上蹦跶几首歌曲。礼物信件如雪片般飞来,纪泽远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直接给她堆在空房间里。

这样莫名其妙又刻骨铭心般的热爱让她一直无法理解。她们根本不了解这个人,却会疯狂的迷恋上他。他任何的行为都是温柔、和善、富于爱心的。

而现在,她看到了另一种人。他们也根本不了解这个人,却用尽所有刻薄的语言诋毁他。他的一切都是虚假的,邪恶的,甚至呼吸的空气都是浑浊的。

“纪泽远实际是个矮子,上次见到真人他只在我肩膀,顶多是在160,照片抓角度,舞台垫鞋垫,才会看上去高。”

“纪泽远去韩国整过容,医生名叫李在仁,和我朋友的亲戚是同一个。据她的医生说,纪泽远做了削骨、拉皮、双眼皮、垫鼻子,脸上基本都动了。”

“纪泽远**也正常,据他以前私下约会过的女朋友透露,此人床底之间甚为重口味,还曾尝试3P。”

颜璟看着忍不住冷笑,那些乱七八糟的知情人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冒出来信口开河,胡言乱语。

纪泽远的负面的新闻是一直都不断的。团体内部不和已经是老调长谈,吵了几次也偃旗息鼓。行为不端,惹怒媒体也不是一次两次。总是在风口浪尖,有外部原因,也有内部因素。媒体要爆点炒新闻,公司想要曝光率提高艺人知名度,再加上纪泽远自己的火爆脾气。

纪泽远隽秀的面容下包藏着一颗火爆浪子的心。微笑可以迷倒众生,拳头也可以打到一片。曾经在一个歌迷见面会,他走下台通过一个拥挤的走廊离开,保安拉起了屏障,让他们表演完离开。旁边有一个男人是陪着女朋友来的,大概看着女朋友痴迷的样子有点嫉妒,就在他经过的时候说他是细皮嫩肉的小白脸,中看不中用。纪泽远二话不说,转身就朝那人来了一拳,打得他一个踉跄。那人自然不能接受这样的狼狈,反应过来就要反击,被旁边的保安拉住。颜璟在混乱中挡在纪泽远前面,生怕那人冲上来。结果纪泽远仗着自己个子高,越过颜璟的头顶又猫了两拳才被人硬生生的拉走。

那一次,她真是懵了。事后,纪泽远丝毫不在意,对着罗艾迪的责骂,理直气壮的回应:“我又不是木头,听不见看不见,他胡说八道活该被打,让他长长记性。”

最后罗艾迪出来道歉,纪泽远被雪藏了半年,事情才平息了下去。颜璟知道纪泽远是不能招惹,不肯吃亏的性格,也感觉出他其实志不在娱乐圈。至于为什么还待着,大概也是无聊,没啥别的事好做。

性格火爆,脾气骄纵,纪泽远身上的缺点着实不少,让她吃了不少苦头。但是编造虚假的信息,进行如此恶毒的人身攻击,颜璟也忍不住摇头叹息,为他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