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主角郁桑婉墨冥夜) 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在线阅读

由白话倾心力著小说《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主要围绕郁桑婉墨冥夜的逆袭之路展开故事情节,文章精妙绝伦,剧情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精彩段落节选:前世,郁桑婉被前未婚夫和白莲妹妹暗算失了清白,嫁了个纨绔,磋磨至死。今生,她重生至十四岁,她势必要让害了她的人,统统得到应有的惩罚。虐渣男,打贱女,一切尽如她意,她活的潇洒恣意。未料想,却遇到了那个冷漠,却待她如珍宝的翼王。墨冥夜从天而降,目光深情:婉儿,本王心悦你已久。嫁我,可好?…

《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 第四章 小小姨娘还挺猖狂 免费试读

“夫人?呵,我竟不知我爹何时续弦,给我找了一后娘来?”

“小姐,她说的是吴姨娘。”琦玉小声的提醒着。

郁桑婉眼中闪过一丝嘲讽,讥笑道:“一个小小的姨娘竟敢称作夫人,这安远侯府的下人愈发的没规矩了。不过吴姨娘本就是下人出身,本小姐也不指望她能教出好的奴才。现如今,爹爹不在府中,便由我这嫡长女,好好教一教你们这群不懂规矩的奴才吧。”

郁桑婉目光凛冽,扫视向那悠闲看戏的丫鬟,狗咬狗的场面她还没见过,想必会很有趣:“你将这老奴痛打一番,若是打得好,本小姐重重有赏。”

那个被点到的丫鬟,愣怔一瞬,并没将郁桑婉说的赏赐放在眼里。赵嬷嬷是吴姨娘的人,她怎敢动手。再者,她也是吴姨娘的人,这要是让吴姨娘知道她帮了大小姐,她可要吃不了兜着走!

“怎么,拿本小姐的话当耳旁风?”郁桑婉沉着眉眼,看向杵在原地的丫鬟。

“琦玉,你去将俞管家的找来,将这不中用的丫鬟发卖出府,省的留在府里浪费粮食。”既然不是她这边的人,那也就没必要留着了。

“啊?”琦玉惊讶的抬头,见郁桑婉一脸的怒意,心里止不住的嘀咕,小姐平日不是最喜这丫头吗,怎么忽然间就要发卖了?

“啊什么?还不快去。”郁桑婉点了点琦玉的脑门,心道,这丫头还是和前世一样的呆。

琦玉连忙应了一声,急匆匆跑了出去,就像是有头狼在身后追着她似的。

对此,郁桑婉莞尔一笑,摇了摇头。

那丫鬟见郁桑婉不似在说笑,瞬间慌了神。不过很快,她又镇定了下来。自己可是夫人的人,现在侯府可是由夫人当家,大小姐的话作不得数,若要发卖她,还得经过夫人准许呢!

“小姐,奴婢知错,求小姐网开一面,不要将奴婢发卖。”

那丫鬟眼眶通红,却是一滴泪也没流出来。

郁桑婉冷笑一声,这丫鬟最会看人脸色,前世自己性子软弱,这丫鬟可得领一大功。遇上事情这丫鬟只会劝自己逃避,渐渐的她软弱可欺的名声就这么传了出去,而她的性子也被养歪了。

琦玉回来的很快,不一会儿便将俞管家叫了过来,只是他身后还跟着几个碍眼的苍蝇。

“小的见过大小姐。”俞霖还是这般,明明才四十出头的年纪,却已满头白发,看起来像是六十多岁的人。因着他平时对郁桑婉还算尊敬,所以郁桑婉对他的态度比较随意。

郁桑婉坐在院中石椅上,淡淡道:“俞管家,赵嬷嬷和那丫头你看着处理了吧,本小姐不想多管。”

“是。”俞霖看了看跪在地上脸肿得老高的赵嬷嬷,又看了看跪着的丫头,点点头,心中明白了几分。

“夫人,救命,大小姐要杀了老奴!”赵嬷嬷见吴姨娘还有郁灵蕊跟着俞管家一道来的,紧忙爬到吴姨娘脚下,哭天喊地的告状。

琦玉瞪了那赵嬷嬷一眼,走到郁桑婉旁侧轻声低语道:“小姐,这吴姨娘是半路碰见的,估计是没等着赵嬷嬷,到咱这儿来找了。”

郁桑婉点点头,吴姨娘见自己的心腹迟迟不归,自是要找来的。

前世她被吴姨娘带到祠堂关了一整夜,这回她倒要看看吴姨娘还敢不敢关她。

然后赵嬷嬷被吴姨娘身后的丫鬟给扶了起来。

见此情形吴姨娘痛心疾首道:“桑婉啊,在王府你胆大妄为,有禹王妃给你撑腰也就算了,如今你还要在自家府里杀人吗?”

郁桑婉置若罔闻,端着茶轻呷了一口,道:“俞管家,咱们安远侯府什么时候有了夫人?本小姐怎么不知?”

俞管家目光鄙视扫了吴姨娘一眼,恭敬道:“回大小姐,夫人早逝,侯爷还未曾续弦。所以府中尚没有夫人。”

吴姨娘这夫人的叫法最开始是从她房中的下人叫出来的,侯爷虽有所耳闻的,但未曾制止。他身为总管熟知天域礼法,虽然觉得此事不妥,但也管不住奴才们的嘴,便由着他们了。

此话一出,吴姨娘和郁灵蕊的脸瞬间黑了。

郁桑婉会心一笑,鄙夷的看向吴姨娘:“俞管家的话,吴姨娘可听清了?这院子里的奴才实在不懂规矩,管一个姨娘叫做夫人,这要是传出去,丢的可是咱安远侯府的颜面。”

话毕,郁桑婉又接着道:“这狗奴才既吴姨娘的人,那吴姨娘你说,此人要如何处置?只要你说的合理,本小姐绝无二话。”

“郁桑婉!”吴姨娘气的面色涨红,牙都要咬碎了,这安远侯府的名声和她有什么关系,还不都是郁桑婉这个贱人搞臭的,现在却来倒打一耙,真是气死人了。

“吴姨娘,这是想要本小姐做主?既然如此,本小姐也就不推脱了。”说着郁桑婉看了俞霖一眼:“俞管事,将赵嬷嬷杖责五十,发卖出府。至于这丫头,本小姐玉佩丢失,指定和她脱不了关系,你带下去好好审问审问,自会知道事情的原委。”

“是。”

见俞管家要带走赵嬷嬷,吴姨娘怒火攻心,冲上前一声嘶吼:“俞霖,赵嬷嬷可是我的人。”

即便她不是正妻,但这安远侯府只有她一个女主人,俞霖这么做便是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吴姨娘,俞某是在按规矩办事。”俞霖朝身后的几个小斯使了个眼色,让他们继续干活,不要在意吴姨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