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乔欢邵谦泽小说 谁以薄情刃痴情无广告阅读

《谁以薄情刃痴情》精彩章节阅读

你放着真心爱你的我不珍惜,活该你被姜雯利用!

走廊上响起嘈杂的脚步声,我听见邵谦泽紧张地声音,乔欢不见了!

不会吧?是苏倩倩。我躲在护士站下,见苏倩倩四处张望,掌心淌满紧张的汗水。

她会这么好心帮姜雯对付邵谦泽?我可是亲口听她说,她喜欢邵谦泽的!

姜雯在她眼里算不上情敌,她唯一的敌人只有我,她这么做一定又是想害我!

他们到处疯狂地找我,躲在角落的我通身冰凉,不时望向电梯。

终于叮一声,一身黑色西服的梁信延皱眉走出电梯,他俊逸的五官透着紧张,直奔护士站,乔欢住在哪间病房?

信延!我喊他,流着眼泪站起身!

欢儿?梁信延见到灰头土脸的我,着实怔了一下,他上下打量我好几圈,心痛的语气说着,欢儿,你的额头你的手

他哽咽地问我,疼吗?

我轻轻摇头。

梁信延想抱抱我,可是他不敢碰我,他注意到我的裤子上都是血,霎时红了眼眶,语气大得吓人,怎么回事?告诉我!

我痛得快发疯,手指搭在梁信延手腕上,求他救救我!梁信延被我冰凉的体温吓到,将我打横抱起,我搂着他的脖子想起他第一次抱我。

梁信延是我爸爸资助的孤儿,亦是我爸爸为我千挑万选的优秀丈夫。

我从小对从商不感兴趣,我妈妈死的早,我爸爸只有我一个女儿,为了我,他选择终身不婚。

为了让我一辈子自由自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我爸从孤儿院接了名男童回来,一心当做继承人培养,这名男童便是梁信延。

他十岁来到我家,和我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他贴心的照顾我,保护我,从没让我受过一丝一毫的伤害。

他年长我两岁,我便叫他哥哥,可他却从不叫我妹妹,他叫我欢儿。

我爸爸很满意梁信延也看的很明白,他说过这个世上不会有人比梁信延待我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