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局

未详 2022-08-15 06:00:06

  无锁不钥,一个答案喂一个谜,可往往,时而有之的是钥丢了,锁还在。
  
  正如,人间的事,多半是答案常被遗失,问题却总能历久弥新。日光之下,柴米油盐的寻常烟火与生老病死的亘古命题,一成不变,总是旧事,但各人所给的解答卻因人而异,因人而新。
  
  世界是把好看的锁,钥是你,却又不尽是你。以为该唱一阕不得不和的歌,原来只是一粟沧海,一尘云天。真相往往是,春风十里并不是你。天地游刃,人间的尺长寸短,从不必多说。于是,下文是有风磬鸣,有水淙潺,也是无声如你。
  
  爱一个人,是给一个人递一把钥匙,再给另外的人挂一把锁,那个人懂了,自会悉心保管;另外的人也懂了,断不会破锁而入。此时,你是囚笼你是枷,你是三月的春临天下,你是繁华所在,彼此互为对方的钥。凡所路径,也是一种障碍,是无法逾越的限制,钥匙也是如此。
  
  答案越少,人也往往越执著;记忆越是美好,越是容易被渲染粉饰。
  
  不爱一个人时,你收回那把钥匙,同时,也会不自知地卸下那把锁。这时,你会感觉到自由,从前的约束不再,你会发现钥匙也各有各的样子,各有各的精美,世界原来还是那一道惹人爱的谜面,而谜底却无法猜透,自己竟也并不急于期待结果。所见所闻,皆可安心。
  
  人的经验,诚然是一种捷径,又何尝不是局限呢?看问题的视角,占尽上风的经验,是洞开天地的光,会照亮世界,也会是束目缚脑的绳,使人受过往羁绊。
  
  习惯也是如此,得心应手之时,也是捉襟见肘之处。麦家曾说,天才之所以成为天才,是因为他们在某一方面将自己无限地拉长,拉得细长细长,游丝一般,呈透明之状,经不起磕碰。所以天才娇气,这里的娇气,便是活得不平衡,既有才高而后的气娇,也有生活能力的拮据。太过锋芒外露的矛,所忌的不过是一面无棱无角的盾。
  
  如果只为抵达,钥,不失为最便捷的策略。反复检验之后,人已经谙熟如何活得毫发无伤,且得理又得体,然而并非所有人都甘愿驯服自己的横冲直撞,处处服帖。真实,自会拥有千篇不一律的美。
  
  最好的,永远是没有谜底的谜题。欣欣向荣的人间四月天,千树堆雪,万树披红,没有一朵花会以此居功自傲。繁华压境,一朵花给不了答案,但每一朵却又是答案。
  
  古语曾说,锁防君子,如此说来,钥也只属于君子。周周正正的人,自有故人具鸡黍,把酒话桑麻,无钥也作门中客。
  
  若非执念太深,遗忘又何以为钥,一解积年的耿耿于心;爱如果被上了锁,说不定也会落个无钥可救。若是谁家门扉悬了新锁,定是钥匙起了厌倦,趁人不备独自远行,临行还不忘抛出一个新的锁局。

评论: 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