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趣”与“慢妙”

未详 2022-08-01 06:00:08

  人们是喜欢快的,快有快的趣味。
  
  比如古人诗中就有千里江陵一日还的豪迈,大江浩荡,水流湍急,舟行千里。随着时代发展,科技一路前行,高铁应运而生。如今,不要提千里江陵一日还,即使早晨在广州吃罢早茶,下午也可以闲适地在北京吃烤鸭。
  
  我也喜欢快趣。比如当你想旅行时,翻开中国地图或是旋转地球仪,千里万里,甚至大洋彼岸,都不再是遥远的距离。我们已经居住在一个地球村。通讯技术也发达了。想来,小时候要想打个长途电话,需先到邮电局排队,然后申请一个小牌子,进入电话亭中接通。每一分钟都是昂贵的电话费用,让人只能长话短说。遇到打电话不便,要发电报。当年,有专门的一项训练,就是告诉人们如何写电报,如何用最简短的字,说清楚一件事。人们惜字如金,反复思量。
  
  如今,多种通讯方式,早就不再需要去排队打长途。邮件,短信,甚至微信,都可以让天涯咫尺间,哪怕在异国他乡,也能马上看到你的笑脸。人们不再写字,不再字斟句酌,表达快捷,何乐而不为?
  
  但是,静下来想想,慢也有慢的妙处。
  
  慢下来,也很幸福。比如慢车旅行,如果你有一段长长的假期,不妨选择一种慢车旅行。车的速度不快,你可以慢慢地观赏田野风光,可以和周边的游客慢慢地唠唠家常。此时,一切都缓缓的,不急不躁。车轮的咣当,咣当声似乎也极富韵律之美。
  
  慢慢地给远方的朋友写一封信,先是铺平信纸,信纸上有淡淡的花纹,那是我精挑细选的结果。找出朱红的钢笔,一字一画地写上思念,有时候,需要想想,应该如何表达。有时候,自己也会被其中的妙趣逗乐。想象着朋友打开信纸后,会以什么样的表情读信,心中也会洋溢着一种温暖。
  
  慢慢地写一幅字。需要用老式的砚台。需要慢慢地磨墨,慢慢地运笔。记得读过毕淑敏的一篇散文,说既然有调好的墨汁,为什么还要去研墨?一位老人说:要那么快干什么?慢慢地磨墨,慢慢地想,慢慢地酝酿情绪,慢慢地琢磨还有什么更好的表现方式,一圈圈地磨着墨,思绪也就慢慢地分泌出来、深入下去,看着清水渐渐地,变得像糯米粥一样稠厚,火候就快到了。
  
  慢慢地在乡下种种菜,喝喝茶。人需要拥抱自然,更需要接地气。慢下来,让自己在乡下体味田园之美,懂得四季之乐,看着春发,夏长,秋收,冬藏,村子里人的脚步是慢的,从前的脚步好慢,从一个村子,到另一个村子,要走一天的时间。从前的日子很慢很暖,裹在淡淡的烟火里,日日年年。
  
  感情也需要慢慢的。人们说,那时慢,一份美好的情愫,如一枚小小的种子,暗暗地播种,它需要两个人精心地呵护,慢慢地经历时光,才彼此有了默契和依戀。那份感情,才会如水到渠成,可以经历岁月和时光的检验。
  
  在快与慢之间,人们做着选择和评判。想来,快有快趣,慢有慢妙。

评论: 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