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详 2022-08-01 06:00:05

  躺在床上,赖在阳光里头,春天的阳光干净醇然,可以捧起来吃,可以做被子盖。
  
  丈夫打床边走过,说,你是又瘦了吧?看上去,怎么就剩下一条儿了。
  
  一条儿?像瘦了的河吗?只剩那么一小条儿,细细的,瘦瘦的,努力流向远方。我想,瘦就瘦吧,就让它凶猛得瘦下去吧。
  
  瘦下去的,还有这春光。
  
  春天的空气是甜香的,像一块水果糖,含在嘴里吮吸着,清清爽爽的甜。早起到公园散步,一树一树的花,海棠,玉兰,丁香,桃花,像撑开的大花伞,走在花下,我是那抱花的女子,满心满怀都是香气。只是这样的好春光眼看着就要瘦下去了,泼妇一样的夏天早已按捺不住,正扯开大嗓门子嚷嚷着,我来啦,来啦。
  
  何止春光,还有时光,我的时光。
  
  少年时,总觉得时光像是祖母手里拿着的线团,一圈一圈绕着,怎么总那么长,绕得人都烦了,腻了,不知如何虚掷掉才好。所以,就盼着快点长大,好离开那个闭塞的小村子,最好离开了,就忘记回家的路。当真的长大了,才知道,时光也会老,也会瘦。已过四十,忽然觉得时光瘦成了一张纸片子,我能在上面涂写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就开始奢望时光从此冰冻下来,永远能保鲜。
  
  那些年少的无知,青春的无惧,早已都随了时光之水,滔滔而去。那自以为很长很长的明天,就这样一日一日瘦了下来,昨天越来越多,明天越来越少。四十岁已经没了挥霍时光的勇气,也没了虚掷时光的无畏,更多的是一声一声叹息,中年之叹,唉!四十了,真快,四十了。
  
  那一日,我正在厨房做饭,儿子站在窗前,看着楼下顽童快乐地嬉戏耍闹,无比羡慕地说:我真怀念童年的那段时光啊,妈,你还记得吗,我们在夏天的晚上玩捉迷藏,我藏在假山的石洞里,故意不出来,你来来回回地叫我的名字,急得都快哭了,以为我跑丢了呢。
  
  是啊,我看着高高大大的儿子,深感日子是一匹狂奔的马,缰绳虽然拽在我手里,可是我只能坐在时间的马背上一路颠簸向前。他越一天天长高长大,我与他相处的时光只能潮水一般往后退下去,更多的唯有留恋、不舍,慢慢变得不期待明天了。
  
  明天终究是在远处的,哪怕仅一日之隔,谁又能知道,明天是什么样子呢?昨天,在我们怀念中已渐行渐远,明天在我们希望中尚未到来。想想,似乎只有今天我们还能握住,哪怕今天的时光已经很瘦,瘦得只剩下一小把,我希望我能握得住它們,然后,拥它们入怀。
  
  相爱也是瘦瘦的了。不像以前,总是太贪,喜欢把爱挂在嘴边,喜欢追求形式,爱就要山盟海誓,不够,还要生死离别,还要肝肠寸断。然后一遍一遍地问,爱我吗?爱吗?生活一天天往下过,复制粘贴一般,上班忙忙碌碌,下班琐琐碎碎,买菜,洗衣,做饭。这琐碎的日常啊,周而复始,却绵绵不绝,在无形中修补着我们的身心,像煨药的细火,哔哔啵啵中,药香弥漫。
  
  然后方知,当爱弃掉一切虚华,一切形式,一切追问,只剩下一颗瘦心,一心一意过生活的时候,爱变得越发沉静,却如海深沉浩瀚。
  
  我喜欢瘦,这种种的瘦,瘦是删繁就简,瘦是去伪存真,在生命最后的余光里,不管生命的潮水如何涌动,也要守一方清宁,与其面对韶华的老去,一味怅然,不如采一缕光阴的花香,夹在人生的诗笺上,摘一份光阴的果实,盛在生活的篮子里,过轻盈但有分量的人生。

评论: 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