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小说123网www.txt123.cc】,元尊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平安侯夫妇遇上母亲,就是不讲道理的遇到了更不讲道理的。
    但更不讲道理的,手里不仅还握有地契,苑子里还都是侍卫,而且,全家上下都通通住进来了;宫中的内侍官来过,太医来过,左邻右舍今日也算来了,就已经算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平安侯夫妇就算是将所有的地契连带屋顶上的瓦都吃了,这事儿也没有回旋的余地。
    而且,傅毖泉肯定,就算是平安侯夫真要吃屋顶上的瓦,母亲也有法子能收拾到一处去。
    今日无论是文斗武斗,吃亏的都只能是平安侯夫妇!
    母亲同她讲过平安侯的事,她也知晓平安侯府夫妇的心思;所谓垂死挣扎,是可以起步于吃地契,但绝不可能只止步于吃地契而已!
    果真,只见平安侯夫妇回过神来之后,两个人迅速眼神沟通,一看就是来之前就做好了准备,一套接着一套的。
    贺妈看了看阮陶,悄声道,“夫人,看模样,这儿还得再闹腾上一阵子呢!我先让人端张太师椅来?”
    阮陶眨了眨眼。
    哦,还可以有这种操作?
    虽然她知道贺妈一惯给力,但没想到还可以这么操作!
    这感觉就像是出差路上你忽然累了,助理说她现在就去搬张沙发来……
    转念一想,确实好像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场景!
    她没有贺妈有经验!
    阮陶内心虽然惊讶,但还是淡定颔首。
    一旁,贺妈已经开始行动了!
    只见贺妈一个利索的眼神,跟在傅毖泉身后的丫鬟婆子就瞬间会意。低声啧啧两声,很快,四五个人就跟在这婆子身后相继退了出去。
    旁人的注意力都在平安侯夫妇这处,很少有人注意到这里。
    傅毖泉也只看到贺妈在母亲跟前附耳,但是没听清具体说什么。
    又见身后的几个粗使丫鬟和婆子在得了贺妈的眼神之后都相继退了出去。
    傅毖泉猜,是有重要的事去做——且十有八九与同平安侯府有关。
    母亲留了后手,傅毖泉心中没有丝毫怀疑。
    明明留了后手,方才还同平安侯夫妇说此事让她处置——有人的心眼儿,像马蜂窝一样多……
    思及此处,平安侯夫妇这头也从刚才懵懵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口中还是满满的宣纸和墨水掺和在一处的味道,味道也还有些上头!
    许晋安看向平安侯夫人,平安侯夫人当即默契伸手,先是捂住嘴角,然后再捂住脖子,接着是心口,再是腹部。
    一脸痛苦的表情,好像中毒一般,难受得开不了口!
    许晋安见状,连忙上前扶住,“夫人!夫人!夫人你这是怎么了!”
    贺妈和傅毖泉见状都头大!
    之前就这样来过一次昏倒了!
    这次又故伎重演。
    怕不是稍后还要再昏倒另一个?
    这事儿今日还了结不了,又换下日,然后日复一日,每日都赖在宅子里?
    带来的这堆孩子和猫狗,总不能让他们自己回去,所以还得收留这些孩子和猫狗?
    不止贺妈和傅毖泉,旁的侍卫和仆从也跟着头大!
    虽然有些仆从是一直在京中的,也知晓平安侯府衰落一事,只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怎么都是世家出身,印象中的平安侯府还不至于沦落到这种地步。今日又是吞纸,又是拖家带口胡搅蛮缠,眼下又故技重施,也算开了眼界!
    更多的侍卫和仆从都是从惠城跟过来的,知晓夫人是有手段的,所以即便眼下平安侯与夫人表演得再投入,但夫人没吭声,这些侍卫和仆从都不动弹,却也不紧张或慌乱。只是初到京中就遇上平安侯府这摊子事,顿觉同惠城相比,京中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就这样,平安侯扶着平安侯夫人。
    苑中的侍卫和仆从们面面相觑着,有紧张的,也有不紧张的。
    总归,在平安侯夫人“痛不欲生”的时候,先前出去的几个婆子和丫鬟又折回了。
    尽管平安侯夫人这处已经很“艰难”,但是这处的脚步声还是吸引了旁人的注意。
    对!
    也包括平安侯夫人自己!
    虽然她演技超群,但是刚才她也留意到好几个丫鬟婆子得了贺妈的吩咐暂时离开了,她还在想去做什么了!
    好家伙!
    竟然是去搬太!师!椅!!
    她都在这里“疼痛难忍”了,阮陶竟然让人搬太师椅过来……
    这是准备坐下来,慢慢看?!
    一时间,许晋安和平安侯夫人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演了!
    阮陶的心思,根本没办法揣摩啊!
    许晋安和平安侯夫人都顿时头疼!
    傅毖泉也满头黑线!
    亏她方才还以为母亲是在运筹帷幄!
    结果运筹帷幄的是太师椅!
    傅毖泉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是!
    她从一开始就不应该用普通人的思维来想母亲!母亲她从来都没有做过普通且平凡的事!
    譬如眼下,太师椅都搬来了,但不光有太师椅,太师椅一旁还有茶几,茶几上还有茶盏和水果,甚至点心!
    不得不说,母亲是懂得怎么气人和磨人的!
    平安侯夫妇再怎么作,在母亲面前也是大巫见小巫!
    又譬如当下,紫米已经上前替母亲松松肩颈。
    母亲是真当这处是戏台子,一面看戏,一面吃茶,一面按跷……
    平安侯夫妇就算不气死也得愁死,关键是根本猜不透母亲的态度,眼下,根本是整个人都惊呆的状态!
    阮陶自己也是惊讶的状态啊!
    虽然但是,这超出预期的体验感,忽然让整个走过场的过程都份外愉悦起来。
    “夫人,力道要轻些吗?”紫米轻声。
    是轻声,不是悄声。
    阮陶摇头,“不必,这样挺好。”
    紫米继续。
    阮陶整个人都是很放松的状态,然后似乎是想起什么一般,又吩咐道,“今日秋高气爽,天气适宜,敷个面膜吧”
    紫米应好。
    “抗皱,紧致,提亮肤色那个。”这次是悄声。
    紫米会意去准备,如此,海南接替了紫米上前继续替阮陶耸肩膀。平安侯夫妇惊呆的下巴眼下还在地上,忘了拾起来。
    阮陶这里也好像忽然想起了平安侯夫妇,歉意道,“不好意思,昏倒了几日才醒,实在没办法久站。两位别介意,继续。”
    继,继续?
    这回,许晋安和平安侯夫人都不是傻眼,是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阮陶一面端起茶盏,一面淡声道,“既然你们不继续,我替你们继续。”
    许晋安夫妇僵住。
    阮陶放下茶盏,平淡道,“你们赖在这里不走,口口声声说你们是好意,给南平侯府初到京中的家眷落脚之处,所以暂时搬出去;但地契白纸黑字,上面还印了平安侯你的指印,这处宅子就是南平侯府的私产,我想什么时候拿回就能什么时候拿回,不需要考虑你们什么时候暂时搬出去。”
    “你明知地契之事,还来此处胡搅蛮缠,无非是认定傅伯筠已经死了,有的旧账便能翻篇了,能蒙混过去则蒙混过去;实在蒙混不过去,你也没什么损失。颜面这种东西,有则有,一旦没有,在一人面前无颜面,同在无数人面前无颜面都是一样的。不管你平安侯府昔日如何风光,今日早就在京中成为旁人笑柄,颜面这东西早就不值钱了,犯不上为了这样的东西,舍弃一处宅子,所以有没有地契不重要,只要我开口要回这处宅子,你都会来闹……”
    阮陶平静说完,周围的人都听得目光口呆,包括许晋安自己!
    而这次的目瞪口呆,同之前的目瞪口呆完全不同。
    许晋安如遭雷劈。
    阮陶缓缓坐直,继续一字一句,戳脊梁骨,“你原本也没想这么早来闹的,因为知晓傅伯筠死了,所有人都会同情南平侯府遭遇,你原本就理亏,这时候就更不占理,所以贺妈早前来要宅子的时候,你虽然不愿意,但也搬了出来,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但是你没想到,搬出这处宅子,忽然搬到京郊去,什么都不便,一点都不习惯,平安侯府虽然落败了,但你这些骄奢惯了,住不习惯,也不愿意再忍气吞声,所以前后不过几日,就后悔了,出尔反尔,左右颜面也没了,宅子能要回则要回,要不回也最差要达到目的,挤在一起同住,再慢慢地,让南平侯府上下都厌恶同你相处,再加上长歌爵位之事,你笃定南平侯府肯定会首要顾及,不愿意这些小事影响到长歌和南平侯府在京中的声誉,所以你今日把家中所有的孩子,包括猫狗都带来,是不准备再走了。”
    许晋安愣住。
    阮陶摇了摇头,继续道,“平安侯府家道中落,固然可惜,但你觉得谁都看不上你,也谁都对不起你,所以谁都活该迁就你,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命运对你不公平,所以理所应当旁人体恤你,但凭什么?”
    许晋安面如死灰。
    “凭你在京中终日游手好闲,挥金如土?还是凭你每日在京中,所作所为,处处让平安侯府名誉扫地,无颜面对家中列祖列宗?”
    “你!”许晋安想反驳,却不知道反驳什么!
    好似全然忘了今日来的目的,因为阮陶字字句句都似一把尖刀,插在他心口上。
    “我怎么了?”阮陶顺着他的话继续往下,“我是安堂阮家的嫡女,父亲在朝中为官,至兵部侍郎,朝中栋梁;我夫君虽然战死沙场,但是他身后几十万的百姓免了血流成河,颠沛流离,脚下的热土,一寸未让!比起你,他们每个人都值得尊敬。既如此,我来京中探望父母,顺道要回侯府在京中的宅子有何处不对?”
    许晋安好似被她代入了语境,忽然词穷。
    阮陶微微凌目,很快,嘴角轻蔑一声,“许晋安,并不是全天下谁都欠你!也没有人该有义务一直欠你。今日种种,无非是你欠你自己。”
    许晋安脑海中好似晴天霹雳!
    阮陶说完,也慢慢将头往后一靠,然后也不睁眼,只提醒海南一声,“力道稍重些。”
    “是,夫人。”海南应声。
    苑中都纷纷沉默了。
    就似一阵秋风扫过,叶子能落的都落了,剩下孤零零的两片,还倔强得挂在枝头,纠结着,还要不要继续挂着?
    要不,也跟着落了算了?
    傅毖泉心中轻叹,指望平安侯夫妇自己,还不如指望母亲……
    秋风扫落叶,这次,许晋安是有些懊恼得直接坐在地上。
    阮陶原本就同傅伯筠没有多少交集,怎么能指望阮陶推波助澜?
    阮陶是字字谨慎,没有一句能让人抓住把柄,也没有一句……
    似心中的希望落空,许晋安心底如同跌倒谷底,无限挫败。
    兴许,他们原本就走不掉……
    日后也走不掉。
    许晋安沉默了。
    “侯爷?”平安侯夫人愣住。
    许晋安看了她一眼,没有吱声,但即便没吭声,颓丧,绝望和无语凝滞都写在脸上,走投无路,便也无法再走了。
    “侯爷……”平安侯夫人蹲下,伸手轻轻抚了抚他鬓角。
    许晋安只是看她。
    一瞬间,平安侯夫人好似也什么都看开了。
    便也跟着什么都说,只是上前拥他。
    许晋安闭目。
    这个时候的许晋安夫妇比早前许晋安夫妇要绝望得多,这个时候的许晋安夫妇,才应当是被她逼得走投无路,无法再走的平安侯夫妇……
    阮陶淡淡收回目光。
    收回目光时,阮陶也觉察另一道目光在看她。
    阮陶头疼转向傅毖泉。
    傅毖泉微微拢着眉头,仿佛想明白了些什么,但又不是很明白,只是看到阮陶目光看过来,她也赶紧收回目光,似乎不想让她看见。
    阮陶巴不得看不见,面膜这处应当也不用等了,然后同贺妈说,“把我的猫抱过来吧,还有,”
    贺妈:“……”
    傅毖泉无语。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极品小保安 东瀛大物 年代:随身农场被曝光了 四合院:我有一个小世界 都重生了谁谈恋爱啊 欲乱人生 重生退婚,我在官场步步高升 婿欲 重生1984从赊拖拉机开始崛起 重生:追回我的宝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