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小说123网www.txt123.cc】,元尊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树梢上只有一片枯黄的树叶,飘飘摇摇坠落下来。
    树下的人疑惑的抠了抠耳朵,嘟嘟囔囔的离开。
    慵懒的声音随意的响起:“怎么样?”
    石宝宝手心里汗津津:“多亏爷功夫好。”
    春爷勾唇,伸手抚摸着石宝宝的青丝,像是在抚摸着一条狗:“这次的功夫比前面的功夫好?”
    石宝宝摇头:“一样好。”
    春爷唇角的笑收起,猛地把她扔到一边:“果然出了春风渡,都变得油嘴滑舌。滚!”
    石宝宝贝齿轻咬着下唇,这边是春风渡的掌家人,性格阴晴不定,难以捉摸。
    他的表情基本没有变化,一旦有变化,肯定有人要遭殃,即使是睫毛的颤动或者是嘴角轻微的扬起。
    春爷很快到了羽大夫的医馆。
    羽大夫已经恭敬地站在医馆门口迎接。
    春爷眯着眼打量着眼前这座不起眼的医馆,只他眼睛的这次转动,羽大夫后背起了一层薄汗,双手作揖,头更加低垂,声音愈发的恭敬:“春爷,您来了。”
    “这边是你的窝?”
    羽大夫脸上的表情彻底僵住,身体却愈发的毕恭毕敬:“地方简陋,委屈春爷了。”
    春爷:“确实委屈,且先看看吧。”
    羽大夫脸上浮现出受宠若惊的表情,待他想要抬头看一眼春爷,等他示下,眼前已经空无一人。
    羽大夫刚要踏进医馆的大门,眼前一阵风吹过,春爷又出现在眼前,脸上的失望显而易见,“什么鬼地方!”
    春爷口里中的嫌弃十分的明显,“春风渡里学的本事,不说日进斗金,起码金银上予求予取,怎么弄这么一个寒碜的地方。这么多年在春风渡学得东西,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
    羽大夫知道春爷享受惯了,这医馆自然入不了他的法眼,但却不能顶嘴,只能低头赔罪:“是我准备不周,长安城有几处地方比一贯强了不下百倍千倍,马上给春爷安排。”
    春爷手指一颤,小小的一股白烟便蔓延到羽大夫周围,羽大夫眼睁睁看到那团白雾,整个人好像被定住了一般,丝毫没有移动半分。
    春爷最爱研究各种毒药,药丸、药水、药虫...药的各种形态都被他玩得明明白白,而且,他最爱在各种人身上试验各种药性,并且为药性开始发作呈现的各种人生百态痴迷。
    他跟燕的对此接触,便是让他第一次知道了挫败的感觉。
    那时候,春爷还年轻,他研究出了若干种让人醉生梦死的春药,在春风渡的药人身上按照计量进行了各种试验,被灌了药的药人,呈现出各种姿态,唯有一个最瘦小的药人,瞪着明亮的凤眼,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眼里没有半分迷离之色。
    春爷看着被灌了超出剂量的春药后,仍旧炯炯有神的瘦小孩子,走进,仔细看着她弯弯的柳叶眉,狭长的凤眼,高挺的鼻子和殷红唇瓣下小小的红痣,“你没有感觉?”
    瘦小的人儿看着他,没有说话。
    “难不成被折磨麻木了,还是哑了?”
    瘦小的人儿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闭上了眼睛。
    就因为被眼前的人儿忽略了,后来,春爷差点把她折磨死。
    在春风渡私下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春风渡,春爷研究毒药,峰爷研究解药。两人好像彼岸花一般叶不见花,花不见叶。两位爷共同执掌着春风渡,一念成魔一念成佛。”
    第二天的早上,春意甚浓。
    唐钊早早起身,去了小厨房,嘱咐胖厨安谨言以后伙食的注意事项。
    “安小娘子将要临产,她想吃什么都可以满足,不必如之前一般与她周旋。”唐钊拿起勺子,尝了一口酸辣汤的滋味,满意的点了点头。
    胖厨笑着搓搓手,这些时日为了让安小娘子吃一些补胎的饭食,整个厨房的人真的愁白了头发,一方面要保证营养,一方面又要做的适口,偶尔安小娘子还偷偷溜进后厨来顺一些性寒的食材。
    “知道了,爷。”
    唐钊想了片刻,又嘱咐道:“凉的东西,还是要控制一下。特别是如果到了坐月子时,一定要仔细着,千万别落下什么月子病。”
    胖厨听到这话从寡言少语的唐爷口中说出来,是一点也不惊讶,但是他想不通的是,整个孕期,唐爷都如此小心谨慎,月子里,唐爷怕是寸步不离,事必躬亲,很大可能不会假手他人,为什么这么早就开始嘱咐。
    厨房里热火朝天,安谨言在房间里睡的香甜。
    原本睡觉时都要留一只眼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自从与唐钊在一起以后,好似睡得一天比一天香甜,这大概就是把身心放心的交接给另一个人的安全感。
    唐钊亲自端着早食到房间时,安谨言刚刚洗漱完毕,怀里抱着一个瓷白的罐子,镶满螺钿的盖子,在手边放着,她一口一个往嘴里塞着糖渍梅子。
    “安谨言。”唐钊轻声喊了一声。
    安谨言猛然抬头,看到门口晨曦的阳光里,站着一个绝美的小公子,袍袖挽到小臂处,端着热气腾腾的早食,望着她一脸的笑意,人间四月的朝阳比不过此时手捧人间烟火的贵公子。
    唐钊见安谨言腮帮子里塞得鼓鼓囊囊,笑得一脸痴迷的看着他,心里被填的满满的,是心安,是幸福,是知足:“怎么又开始吃糖渍梅子了?小心酸倒了牙齿,一会喝粥都嚼不动。”
    安谨言凤眼舍不得从唐钊的脸上移开,只是脸上扬起了一个大大的憨笑:“秀色可餐,只看你就能满足我,喝不到粥又如何?”
    唐钊被她突如其来的大胆表白取悦到了,不过她却喜行不于色:“我这张脸可还满意?”
    安谨言疯狂的点头。
    唐钊故作受伤地低喃道:“以色侍人,终究不是长久之法,我总有一天会年老色衰,你那时候会不会对别人开始痴迷。”
    安谨言歪头想了想,摇摇头:“大概不会,没有人能长得比你更好看。”
    唐钊心里乐开了花,但是想到这样的回答,安谨言居然还要认真想了一下,瞬间心里的喜悦与担忧开始大相径庭。
    “吃完早食,还要去戏台那?”安谨言见唐钊别扭的端着早食站在那,忙放下糖渍梅子,过去帮着他摆好,自己搅动着酸辣汤,问唐钊。
    “不去,今天陪你。”
    安谨言有些疑惑:“啊?不用陪我,你忙就可以了...我肯定乖乖等你回来。”
    听到这,唐钊眼里的淡定终于破裂,“嗯~一定要乖乖等我”,等我回来娶你。”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极品小保安 东瀛大物 年代:随身农场被曝光了 四合院:我有一个小世界 都重生了谁谈恋爱啊 欲乱人生 重生退婚,我在官场步步高升 婿欲 重生1984从赊拖拉机开始崛起 重生:追回我的宝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