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小说123网www.txt123.cc】,元尊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气有点冷了。这几日里,从北方刮来的风,带着越来越多的尘土。尘土遮天蔽日,把阳光都遮挡了许多,直到中午前后,乌沙堡附近昏沉的天色才渐渐转为明亮。
    城墙上值守的人们纷纷探头张望,只见乌沙堡北面,有片方圆数里的平地上。平地上原本的草丛被砂土覆盖住了,只有一丛丛的灌木,还能露出一截半截。
    这片平地是往年此地有驻军时,日常放牧牛羊吃草的地方。好几条溪流从草甸之间淙淙流过,就算冬天也不彻底干涸。因为有水,砂土覆盖上去以后,就会慢慢地洇出整片的黑色,直到来年春暖。乌沙堡因此得名。
    “打起精神!别让人趁机凑近了!”
    早前那个带头厮杀,被蒙古人砍掉左手四指的汉子按着刀巡视城头,时不时抹一抹脸上眉间的砂土。
    这汉子名叫杨沃衍,朔州人。他本来是女真唐括迪剌部族的属民,曾经做过界壕北边的屯田吏。蒙古军入侵的时候,唐括迪剌部族南逃开封,杨沃衍带着族人逃入朔州南山茶杞沟自保,最多的时候有众数千。
    随着蒙古军追杀到,杨沃衍所部立即星散,他本人转走奔亡,最后还是被抓住了。本来要被杀头,幸而蒙古军急于深入中原,某个百夫长一挥手,就把所有的壮丁全都充作了随军的牧奴。
    牧奴的日子,可不是正常人能过的。
    杨沃衍很快就目睹了无数匪夷所思的被杀或者被虐待的经历,在那种折磨下,人命就和蝼蚁一般,随随便便就会死。
    蒙古军突破蔚州飞狐口的时候,像他那样被划拨到某个千户下属的牧奴足有数百人,蒙古军还不断烧杀,掳掠丁口随军,可是退回草原的时候,沿途道路上到处都是经受不了苦难而死的百姓尸体,最终活着抵达草原的牧奴不超过一百,此后又因疾病、寒冷和饥饿死去了不少。
    杨沃衍坚韧的性子支撑他活到现在,他早年在山沟里聚集同伴时的手段,又帮助他在汉儿奴隶中赢得了一点威望。待吕枢和卢五四等人赶到,他作为奴隶中得力之人,颇有些表现,近来得了個巡检的头衔,协助军务。
    协助了几日军务,杨沃衍其实有点迷糊。
    他听吕枢说,这一行人是无奈逃亡到此的。既如此,不是应该想尽办法逃回中原么?
    要说汉儿奴隶们随行碍事,其实身在草原的汉儿奴隶压根不怕死,吕枢等人要走,众人立即簇拥,就算十分之一能回到故乡,也是赚了。
    要说他们想再乌沙堡做点大事,也不象。毕竟奴隶们数量少,怎也不可能和草原东部那么多蒙古千户相比,抢了牧场以后,反倒是蒙古人在外围了里三层外三层……
    接着会怎么样?
    杨沃衍全然不明白。
    他在在心里偷偷计算,困在乌沙堡几天了?五天?七天?十天?上次出去打战,是三天前的事。那次以后,外头蒙古人太多,本方就被死死压回乌沙堡里,没法再自由行动了。
    好在这些这些被蒙古人规训很久的汉儿,就算发了狠和奴隶主决裂,被规训数年的影响还在,一个个地都很听话顺从,并不敢忤逆新主的意思。哪怕众人全都归心似箭,依然老实等着。
    “来了!又来了!所有人戒备!”杨沃衍忽然大叫起来。
    这阵子蒙古人隔三差五来攻,几乎全都是装样子。昨日里有大概两千多人正面进攻,还有几个百人队从后面翻越坡地,众人本以为难以幸免,结果几人用临时制作的旋风砲扔了些石头出去,那些人就悻悻退走了。
    此等毫无斗志的模样,不像是凶神恶煞的蒙古人,倒像是众人记忆中,大金边境线上整日混吃等死的边铺军老爷们。次数一多,众人有些疲了,登城防御时的姿态不那么谨慎。
    他们想到自己就是为这等货色做牛做马,简直觉得荒唐。又有人怀疑,蒙古人是存心高抬贵手,有什么特殊的阴谋。
    但这一次,蒙古人好像是来真的!
    大队大队的骑兵,从远处飞驰而来。
    他们依然是这阵子围困乌沙堡的草原东部千户部落,配备的武器很普通,几乎没有人披甲,手持的角弓大都是蒙古人传统那种,少有汉家工匠制作的精良货色。但他们此番冲来的势头,明显多了剽悍的杀气。很多披着皮甲的那可儿不再像前几天那样督促在后,而是冲锋在前,眼力好的守军,可以看到他们脸上的凶厉神情!
    汉儿奴隶们在草原东部生活了好几年,都有些见识。有些人已经看出来了,这会儿蒙古人动用的,是几个经常和东北的女真人、胡里改人厮杀的部落。这几个部落的战士,比寻常混日子的草原牧人要强的多。
    “旋风砲呢?快把旋风砲拖上来!”
    杨沃衍大声喊着,飞起一脚,把一个从身边跑过的半桩小子踢得踉跄:“你在这里做甚?快下城去,通报咱们小公爷!”
    那半桩小子连滚带爬,沿着木头扶梯下了城墙。城墙内侧几条汉子跑向扶梯方向,试图登城助战,又被杨沃衍劈头盖脸一顿大嚷:“盾牌!盾牌呢!不带盾牌,上来找死吗?”
    杨沃衍不是军人出身,但几年前好歹和族人一起据守过山沟的,懂得点战场厮杀的基本道理。否则也不会被提拔起来了。
    随着他的吼叫,那几条汉子各自举了木盾木排上来,有人力气大些,还带了多余的几件以供替换。
    杨沃衍再回头看坞堡外头,只见天空渐渐透出蓝色,天光下有碧绿的草原,有新铺下黄褐色的沙尘灰土,也有黑色和灰色的,不断涌动向前的蒙古人。
    “至少五个千户……后头还有五个,狗日的,这些蒙古人全都出营了!他们这是发什么疯?”
    杨沃衍的骂声很快就被蒙古骑兵涌动的蹄声压过。
    蒙古人逼近了,战马飞驰,骑士狂吼,大量的骑兵开始在乌沙堡前头兜转方向奔驰。如果从高空往下看,就仿佛草原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而漩涡的中心,就是乌沙堡和周围的一片丘陵坡地。
    万马奔腾的力量引得地面微微颤动,就连身处丘陵坡地掩护下的畜群,都开始紧张,牛羊不安地嘶鸣,特别暴躁的公羊甚至开始低头撞击栅栏。
    再过片刻,蒙古人开始射击。
    弓弦拉开弹动的声音响成一片,然后被箭簇划过空气的凄厉之声压过。蒙古骑兵们并不急着进攻,他们在寨墙外数十步掠过,不断地放箭。
    铁制的箭簇、磨制的骨头和石头箭簇像是暴风骤雨一样扫过墙头。打在石头的墙基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迸开星星点点的火光和碎石,打在这些日子修起的木栅上,立刻笃笃作响,仿佛木栅上骤然生出了密集的枯草。
    城墙上的守军,战斗经验丰富的很少,他们毕竟只是工匠和奴隶而已,顿时被箭雨射得抬不起头。
    有个年轻人稍微疏忽了一点。他小心翼翼地把脑袋藏在木牌后头,却不防露出了后背。立刻便有箭矢扎进他的后背,瞬间穿透了皮肉和骨骼,直抵脏腑。
    中箭的年轻人惨叫一声,手脚立刻就没了力气,整个人倒地抽搐。还没抽搐几下,又有多支箭矢凌空而落,噗噗地射中了他的躯体,使鲜血狂涌出来。
    这年轻人投奔乌沙堡的时候,带了个弟弟同行。那少年人此时也在城墙上,躲在一处凹角。眼看兄长被射死,他连声怒吼,挣扎着要去把尸体拖到避箭的地方,每次起身,都被同伴用力扯回来。
    “别慌!住嘴!别叫了!”杨沃衍喊了两声,忽听后头梯子嘎吱作响,有人顶着箭雨上来。
    “旋风砲到了吗?快搬到东面那个墩台去!”
    他一边发令,一边回头,却发现搬运旋风砲的同伴们还在下头。这会儿,是吕枢在几人举盾掩护之下,登梯上城来了。
    箭矢交加的时候,吕枢这样的贵人忽然到此,不是添乱么?如果是卢五四或者阿多在这里,还能接替指挥,吕枢来了能做什么?他是大周皇帝的小舅子,便是派一百个人护着他,也不嫌多!
    杨沃衍干笑两声,问道:“小公爷,你来做什么?”
    劈劈啪啪的箭矢落地声响之下,吕枢弯着腰,顶着头上掩护的盾牌,小步趋到寨墙边。他微笑着对杨沃衍道:“是时候了,我来看看。”
    “啊,小公爷,你来看什么?”
    吕枢拍了拍脚下的寨墙夯土:“这片地方,小时候我常来,我的爹、娘还有姐夫的爹娘,也来过。这里的视野最好,今天我得让他们都看看。”
    杨沃衍完全迷糊了:“小公爷,你在说什么呀?我们打仗呢!蒙古人在射箭啊!”
    吕枢没多理会他,反而从怀里掏出几个罐子,一一放在木栅边。
    每个罐子都被绸缎包裹的很好,像是军队里收殓将士骨殖的罐子。

章节目录

免费军事小说推荐: 人生:从布衣开始 三国:兴汉 我夺舍了隋炀帝 大唐混子 一品驸马 三国:朕乃大汉忠良董太师 我在神话三国当仁君 穿越大唐:当个闲王这么难 开局荒年娶娇妻,我有商城我无敌 穿越:重塑大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