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爱,才经得起风蚀》

泉之淙淙 2022-07-05 05:02:05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对爱感到很迷惘。踟蹰于现代人情感的荒漠,发现那一座座婚姻的殿堂由于欲望的风蚀而成为断壁残垣。爱的绿色已渐渐褪去,人性便如死去的红柳,只把干枯的虬枝暴露在旷野。直到有了那次同学聚会。

那次聚会是在一个兼营娱乐城的酒店。也许是受了环境的浸染吧,我们这些曾经的谦谦君子,喝了点酒话也没了遮拦。当着昔日同窗的面,一个个竟能把真实的或假想的艳遇编成段子,抖出来摆显。开始还有点浪漫,有点情调,后来便是夹荤夹素。笑得前仰后合的团支部书记赶忙叫了停,“喂,我们语文老师说过,文贵于新,贵于真。这些段子不新鲜了,我可要打假了。”

一位泼辣的小师妹站了出来,也提出了抗议:“你们一个个徜徉于杏花烂漫之中,好不潇洒。自己风光无限,可不要委屈你们的另一半啊。换个角度,来点新鲜的,假如另一半有了外遇,你们会怎么样?”

“这个主意不错,大刘,你先说。”大家一致把这个优先权让给了大刘,大刘当了老板,这两年没少挣钱,刚才就数他的艳遇段子多。

“有什么好说的?”大刘眨巴眨巴眼睛,“我老婆,她要有了外遇……就踹了呗!”

大家相信这是实话,有了钱的大刘没少踹女人。

第二个是强子,他说:“老婆有了外遇,好办。先查清是哪个情种,我把他的老婆勾引过来。他老婆要是不够档次,小姨子也可以。”

大家一阵狂笑,凭强子那张小白脸,这事他做得出。

接着是小群,他神秘地一笑,说:“要是我的老婆有了风流韵事,我悄悄把它录下来,然后请岳父、岳母来看录像。”

这小子,上学时就像个小特务,这招可够绝的。

轮到了洁,刚才她一直默默地坐着。

“我还是讲个故事吧。”洁沉默了许久说:“有一对夫妻,日子过得很平淡,也很清苦。丈夫是一家公司的职员,常常要工作到深夜。妻子感到很寂寞,很失落。于是她常去酒吧。一个清冷的晚上,一位男士坐到了她的对面。男士不是只会挣钱、花钱的那种,他很有气质,很潇洒。在丝丝酒香的浸润下,她的心情便绽开在浪漫的夜色中。‘去放松一下?’那位男士邀请道。她没有拒绝。她的手被牵着来到一个舞厅。闪烁的灯光中,一群舞动的男女忽隐忽现。那情景让她想到了《西游记》中的妖洞。她此刻很愿意做回妖精。她已经做了那么多年辛苦的好人了!她的上衣被他慢慢地褪过肩头,她便像一朵绚丽的罂粟花缓缓绽放,伴着刺耳的音乐,她的身子开始扭动……以后的日子,她陪伴着那位男士乘宝马,逛商场,进迪厅,出入于星级酒店……于是她便认为自己是个幸福的女人。

“一天,他们玩得很晚。出了暖暖的咖啡屋,一股寒风裹着片片雪花向袭来,她不由得浑身瑟缩。她想用目光提醒那位男士,她需要温暖。男士抖开手中的大衣,她心里涌起一阵窃喜,以为那位男士会把大衣温情地披在她的肩上,可那位男士却把大衣裹在了自己的身上,她的心忽然跌入冰窟。男士系好衣扣,竖起衣领,伸手来拉她冰凉的手,这时,一位门童追了上来,‘小姐,有位先生给你送了件大衣。’她接过大衣,眼睛一热,目光不由得去搜寻送衣人的身影。四下里只是茫茫的一片白色,不见半个人影。她低头向地面看去,在那纷乱的脚印中,她很快就辨认出一串熟悉的脚印,那脚印通往幽深的小巷,是她丈夫的,她眼睛一热。她把大衣穿在身上,这件大衣,虽然很寒伧,她忽然感到是那样的温暖。那位男士早已钻进车内,隔着车窗在催她上车。她的面前一边是宝马,一边是幽幽的小巷,她知道自己需要重新再做一次选择。她没有选择宝马,而是踏着雪地上那串深深的脚印,走向了幽深的小巷。”

我们正要埋怨洁不该把气氛搞得这么严肃,忽然发现她的两眼噙满了泪。洁声音颤抖着说:“那位丈夫,就是我的老公。”

我们突然都不再说话。一种久违了的感觉悄悄滑过我的心底。在这个俗尘涨天的年代,我们都曾感叹婚姻的殿堂在欲望的风啸中摇摇欲倾。其实那是由于我们的心灵淡褪了爱。当情感的荒漠苏醒了爱的绿色,我们还惧怕什么风蚀?

情感故事《爱,才经得起风蚀》

爱,才能经得起风蚀

那夜我们早早地散了宴席,连大刘也破例直接回到了家,去陪他的妻子。

评论: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