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树湾之恋(近现代情感故事连载十七)

风雅俊逸 2022-07-04 08:03:03

二十七、

榆树湾之恋(近现代情感故事连载十七)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多少年了,一提起淮河,人们常称它是一条“害河”。古往今来,淮河每遇暴雨,必生水患,河水向两岸倒灌,瞬间淹没成一片泽国。

据统计,南宋至清末,淮河流域共发生过400余次大水灾。清乾隆年间的《淮安府志》这样写道:“自明中叶以来,每淮水盛时,西风激浪,白波如山,淮扬数百里,公私惶惶,莫敢安枕者,数百年矣。”

淮河原本独流入海。可自从12世纪“黄河夺淮”之后,淮河逐渐失去了自己的入海口,成为一个游荡在中原大地上的幽灵,近千年间给淮河两岸的百姓带来深重苦难。历朝历代都曾尝试征服这条“害河”,但都以失败告终。

到了民国以后,淮河水患更加严重,给人们印象最深的就是1931年的那场大水灾。这年的7月,淮河流域连降暴雨,河水猛涨,多处堤防溃决,洪水所到之处淹没农田,冲毁房屋,人畜尸体顺水漂流,其景象甚惨。据《淮河水利简史》记载,高邮县挡军楼一处就淹死2000余人,兴化县全县一夜间全部淹没。官庄100多户人家,只有5人幸存,其余全部被洪水卷走。大水退后,幸存下来的农民也是倾家荡产,无以为生。

1951年,刚刚解放后的新中国,百废待兴,共产党、毛主席关心人民疾苦,决心彻底治理淮河,变水患为水利,造福人民。伟大领袖毛主席提出了“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号召,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部署下,苏北灌溉总渠正式提上议程,苏北灌溉总渠也被看作是人工修建的淮河下游主河道,这将是一条集排涝、航运、泄洪、蓄水灌溉功能为一体的总渠直通大海。

榆树湾之恋(近现代情感故事连载十七)

图片来自网络

经过前期的调查、勘测、论证、动迁等各项准备工作,1951年11月2日,苏北灌溉总渠全面开工。当时缺少挖掘机、运输车等大型施工机械设备,全靠组织人力利用冬季枯水期发起万人大会战。

榆树湾村的赵德茂辞别他的新婚妻子,推着他们家的独轮小车,和村里的年轻人一道,奔赴治淮水利工程配套工程——苏北灌溉总渠水利建设一线工地,成了千千万万挑河民工大军中的一分子。

挑渠战幕拉开,来自淮阴、盐城、南通、扬州等专区数十个县的民工,昂首阔步,开进工地。一时之间,在西到洪泽湖畔东至黄海之滨,全长168公里的工地上,红旗招展,一片欢腾,到处都是各色的标语口号,苏北人民发扬当年用独轮车、木扁担支援淮海战役的那股干劲来开挖总渠。在群情振奋的誓师大会上,在雪片般的倡议书、挑战书、决心书上,民工们喊出了五十年代的最强音:“我们如今翻了身,也要让淮河翻个身!”、“长城是人修的,总渠是人挑的!”等口号。

这人山人海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将赵德茂的思绪又带回到了几年前那战火纷飞的淮海战役战场上。那个时候他刚担任许高乡乡长不久,带着民兵护送支前民工推着独轮车向徐州、淮阴前线运送粮草、弹药,虽没能亲自上战场杀敌,但千万支前民工车轮滚滚浩浩荡荡,冒着枪林弹雨、天上飞机轰炸的危险,把人民军队所急需的粮草、弹药及时送上前线,那场景他是亲身经历的,至今仍历历在目,他也是那千万支前民工中的一员。

难怪战后,陈毅老总说:“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车推出来的!”

榆树湾之恋(近现代情感故事连载十七)

图片来自网络

所不同的是,他那个时候还是一位身挎盒子枪的指挥员,而现如今他只是一个推着独轮车运泥土的战斗员。虽然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挑河民工,天寒地冻的工地上,他又积极报名参加了青年突击队,事事抢在先,哪里有难啃的硬骨头,哪里就有他的身影,他是一名党员,曾经也还是一名乡长,在这水利工地上,人们依然还是热情地称呼他为“老乡长”,他处处起着模范带头作用。

赵德茂去了苏北灌溉总渠水利工地,许碧玉得空便去帮公婆做事,一口一个爸、妈地叫着,还说要接公婆继续回到老屋来住,有福老汉心里也想搬回老屋,毕竟在那祖屋住了几十年了,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他对眼前的这个小儿媳妇也说不出有什么不好,可还是转不过那个弯,心里虽然想着,嘴上却还犟着:“不去!”。

许碧玉在村里也尽量跟大家搞好关系,是有求必应,有时她还会主动帮助孤寡老人做些缝缝补补的针线活,她想,多做一点也累不着。因为曾经的地主婆身份,她始终是夹着尾巴低调做人。那时候农村还没有什么专业裁缝师傅替人家做衣服,连缝纫机都还是稀罕物件,只有镇上、小街上有那么一两家裁缝铺子才有,大多数人都还没见过缝纫机,有见过缝纫机的,称缝纫机为“洋机”,村里也没有人舍得花钱请人用“洋机”缝制衣服,村里人缝制衣服基本都还是依赖手工。剪裁、缝制衣服,纳鞋底、剪鞋帮子、做鞋子等针线活就成了女孩子们必学的手工课。村里谁做衣服手艺好,时常就会有人上门讨教。人们知道许碧玉心灵手巧,会做衣服、鞋子,就有找她帮忙的,尤其是这农闲季节、雨雪天气,不能出工做农活,时常会有三五个大姑娘、小媳妇的,来她家一起做针线活。

榆树湾之恋(近现代情感故事连载十七)

图片来自网络

剪鞋样子也是许碧玉的拿手绝活,那时,谁家舍得花钱去买现成的鞋子啊?都是自家手工做,做鞋子就得有“鞋样子”,无论是方口的、圆口的单布鞋,以及“大嘴巴子”、“两片瓦”的布棉鞋,还是后来时兴的“松紧口”布单鞋,只要她看一眼你脚的肥瘦长短,再用手量一下就能剪出一双合脚的鞋样子出来,照着她剪的鞋样子做出来的鞋,好看、合脚。

榆树湾之恋(近现代情感故事连载十七)

图片来自网络

谁家姑娘结婚做嫁衣也会上门请教,有的或者干脆将做衣服的新布料丢给她,请她帮忙缝制,她也不推辞,就会算着日子给人家赶制出来,从不误事,也落得个好人缘。

再后来,人们生活相对好了点,才逐渐有人家到别的村或小街上去找专业裁缝用缝纫机做衣服,确实,缝纫机缝制出来的衣服洋气、体面。

村里有个三寡妇,死了丈夫,也没再嫁,自己拉扯着一儿一女两个娃,生活艰难,也是受生活所迫,家里那几亩薄地一个人种着实也吃力,到了农忙季节只有厚着脸皮请一些男人来帮着收啊种的,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时间长了,难免会有些闲言碎语的,或许是破罐子破摔,亦或许是尝到甜头了,又或许是对这男女之事本身也看淡了,反正据说后来她是来者不拒,有时她还主动上那些她认为“很行”的男人家的门。有同情她的,见怪不怪,说她一个妇道人家、寡妇娘们的实在不容易,也比较理解。当然,对她这不守妇道,乱搞男女关系的人,大多数人都是嗤之以鼻,不愿意与她多交往。

这三寡妇名声不好,人们背地里称她“逢人配”,乱搞男女关系,村里一般妇女都不愿搭理她。

赵德茂去了苏北灌溉总渠水利工地,有时这三寡妇没事也会拿着针线活儿来小玉家串门,小玉对她的事并不了解,本来也想与她好好相处,对她也很是客气,一口一个嫂子的叫着。哪知她竟然错把小玉认为和她是“一路货”,言语轻浮,不堪入耳,她竟然告诉小玉说村里哪个哪个男人床上功夫好,哪个哪个男人口稳不乱说、老实可靠。还问小玉要不要她给撮合引荐?包管她感到新鲜满意。

她讲起这男女床上之事,竟然是面不改色,就像是在讲别人的奇闻趣事,津津乐道,绘声绘色;讲到那些重点处还不时发出淫荡的笑声,乐在其中,不知廉耻,真是令人厌恶。吓得小玉对她也只好敬而远之,有时候就躲着她绕着她走。三寡妇受了许碧玉的冷落,怀恨在心,背地里痛骂许碧玉是假正经,说就她那点烂事榆树湾哪个不晓得啊?

后来,关于三寡妇的一些事情还是三嫂跟小玉说的呢,三嫂让小玉离她远一点,不要受她影响,让人闲话看不起。小玉听说后感到这三寡妇虽说可怜、可悲,但到底无法原谅她、同情她,也就不再与他交往。

赵家多年来一直是村里的富裕户,所以这房子的门窗自然修得很是牢固,高墙大院的,何况隔壁不远还住着三哥一家,小玉也不怕她使什么鬼点子坏主意。

许碧玉怀孕了。

首先发现许碧玉身体“不正常”的,是住在隔壁的三嫂,三嫂听到许碧玉不停的呕吐声,便过来问了许碧玉一些女人生理等方面的情况,她估计小玉是怀孕了,就赶忙到大哥家去跟婆婆说了。很快婆婆便带着大嫂、二嫂一起来了,婆媳几个她一言你一语地又向小玉问了一些情况,确认小玉是怀孕了。婆婆对小玉说道:“小玉啊,要不你也过你大哥家这边来吃饭?”

小玉红着脸小声说道:“妈,不麻烦了,我感觉反应也不算太重,我自己能做,不碍事的,您就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婆婆又说道:“我总有点不放心,德茂又不在家,玉啊,你想吃什么东西就告诉我,告诉你嫂子们也行。”大嫂、二嫂也附和着说:“是啊,是啊,想吃什么就说,听见啊?”

公公有福老汉听说小儿媳妇怀了孕,自然是欢喜的了不得。

那天,玉兰又到榆树湾来看许碧玉,知道许碧玉怀孕了很是高兴,她回家便把许碧玉怀孕的事告诉她爸妈,她爸朱乃富没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背着手,出门去了……

许碧玉想起上次卢静秋说过,让怀孕了就告诉她,便抽空来到沟西吴剑夫家。卢静秋一见许碧玉,便高兴地拉着她的手,仔细地看了看说道:“小玉啊,看你精神状态好像不大好,是身体哪块不舒服,还是怀上宝宝啦。”说着便将小玉拉进内屋。

小玉红着脸,不好意思地对卢静秋说道:“今格来,就是想请嫂子给我看看是不是真的怀孕了,我婆婆和我嫂子都说我怀上了呢。”卢静秋就又问了她女人生理方面及饮食上的变化,以及近期身体上的反应等情况,小玉都一一做了回答。卢静秋高兴地说:“从你说的这些情况来看,应该是怀孕了,不过,还是让剑夫给你再把把脉确认一下。”

小玉紅着脸轻声说道:“那多不好意思啊,难为情呢。”卢静秋说道:“这有什么?这农村给咱女人看病的老中医不都是男的?将来肯定能和城里一样,会有专门的妇产医院,或者专门的妇、产科门诊的,现在也只好就让剑夫给你看看吧,没事的。”说完便领小玉出来找吴剑夫,吴剑夫让小玉在桌边坐下,拿过一只布制脉枕,叫小玉将手掌朝上手腕枕在脉枕上,开始替她号脉,一会儿,他便微笑着对小玉说道:“嗯,小玉啊,恭喜你,是喜脉,是有喜啦。听说老乡长去挑河工了,他还不知道吧?”他又转过脸对卢静秋说道:“没错,小玉是怀孕了,你再跟她讲讲一些注意事项。”

榆树湾之恋(近现代情感故事连载十七)

图片来自网络

小玉答道:“是的呢,他去挑河工了,还不知道呢,谢谢你,二先生。”

卢静秋笑着对小玉说:“真是怀孕了,恭喜你啊,以后要注意不要太劳累了,多休息,尤其是不要做重体力活,也不要熬夜,听说你手巧,经常熬夜帮人家做针线活,熬夜对身体不好,现在又怀孕了,更不要熬夜。要适当增加营养,多吃点鱼啊、肉啊、蛋的,我看你家里也养鸡、养鸭的,鸡蛋、鸭蛋这些肯定是有点,不要舍不得吃啊,胎儿小宝宝也需要营养呢,不要光想着攒着留给老乡长吃,我知道农村妇女都这样子,有口什么好吃的都留着给男人吃,你现在需要的是两个人的营。另外,有的女人怀头胎宝宝会紧张、焦虑,怀孕是女人正常的生理现象,适当注意一点就是了,要放松,也不必过于紧张。”

卢静秋出来送许碧玉到路口。

小玉看周围没人,便对卢静秋说道:“嫂子,你来到我们这偏僻的乡村是不是很后悔啊?那天晚上我就想问你的,没好意思问。”

卢静秋笑着答道:“说不后悔,那肯定是假话,可这后悔有什么用,又由不得我们选择。我与剑夫相识于大学校园,我敬仰他,我爱慕他,我相信命,也认命,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爱情是我自己选择的,我既然选择了剑夫,这一辈子我即便是追随他天涯海角,也不后悔与他在一起,我能与他同甘,便也能与他共苦。是啊,老乡长、陈乡长、郎主任都劝过我们`既(回)来之则安之,心安了,一切也就释然了。如果由我选择,当年我跟剑夫谈恋爱时,我就说过,我是不愿意到这榆树湾来当村妇的,可终究是敌不过一个`命'字,唉!不谈这不愉快的事,日子还长呢,就这么慢慢地过吧。小玉啊,老乡长要是知道你怀孕了,不知多高兴呢,毕竟他都是快三十岁的人了。”

小玉说道:“是的呢,去了马上快两个月了,也没回来一趟,我也想让他知道呢。”小玉答道。

有了这想法,便想立马能见到她的赵大哥。

卢静秋说道:“村里如果有人去工地,就请人家带个信告诉他一声,也让他高兴高兴,说不准还能回来看你呢。”

小玉嘴上说“是”,心里却想着要自己去工地,她想自己亲口把这个喜讯告诉她的赵大哥,她也太想见到他了。

榆树湾之恋(近现代情感故事连载十七)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未完待续。


谢谢您的阅读与支持,期待您的批评与指正。

评论: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