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吃饭边日|乖丫头我进去了一女二三男事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呀?宋雪心想,什么叫“请上床”?孙春旺知道宋雪心里是怎么想的,便呵呵一笑解释说:“哈哈,宋小姐就不要咬文嚼字地计较啦,我是个医生,不是老师,我擅长的是治病救人,而不是‘咬文拽字’,宋小姐理解下啦。”

孙春旺说着就走到他的诊所门口,把诊所的卷帘门从里边拉上了。

“孙大夫,您这是?”宋雪这下更纳闷了,“大白天怎么关门了?您不做生意了?没准儿一会儿会有患者来找您呢。”宋雪说。

“哈哈,谢谢宋小姐的提醒,不过呢,我这人和别的医生不一样,我比较专心,看一个病人就是一个病人,就要集中全部注意力专心为这一个病人诊治,等把一个病人彻底看好了再看第二个,我绝不会为了挣钱而对任何一个病人三心二意的,也不会为了多招揽生意而对任何一个病人马马虎虎的。”

孙春旺这个老色鬼的嘴真会说,把自己说得这样认真高尚,太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宋雪为了调理自己的身体,也没心思跟这老色鬼玩文字游戏,心想只要他能把自己的身体调理好,他爱怎样怎样,而且,就算他调戏自己,就凭他这么大岁数,他也干不了什么了,调戏就调戏吧,反正自己又不会真的失身。

这样想着,宋雪就再次躺到了那个单人床上。

“好了,宋小姐,这下我可以专心为你诊治了,你不知道,为了你的病,我可是煞费苦心啊,我夜里睡觉都在想着你的病,想着怎样给你开药,想着诊断反感,唉,医者不易啊!”孙春旺叹了口气,感叹道。

宋雪心想,不会吧?你有这么认真吗?真的有这样上心吗?但表面上,她还得客气回应,她说道:“那真是谢谢您了,孙大夫,您也这么大年龄了,还让您如此为我这个年轻后辈操心,可真是太感谢您了,赶明儿您要真把我的身体调理好了,我一定会重谢您的。”

“嗨,说哪里话呢?宋小姐,我不期望你重谢,只要你体谅我这个老中医的心就好啦,我就知足啦。”孙春旺说。

此时,孙春旺已经把诊所的大门关上,又把诊所的所有窗帘都拉上,诊所里的光线有点暗,他便走到墙边把房间的灯打开了。

宋雪躺在床上,正对着灯光,感到十分晃眼。

“宋小姐,如果太晃眼您就把眼睛闭上吧,这样也好专心体会我的诊治,而且,在我这里就像在你自己家一样,你可以完全放松下来,不需要有任何担心。”孙春旺说。

灯光实在是晃眼,宋雪便把眼睛闭上了。

这下,孙春旺看着自己的床上躺着这样如花似玉一个少妇,这样一个诱人的尤物,他心里别提多得意了,他坏笑了一下,然后就开始正式为宋雪“诊治”了。

“宋小姐,你完全放松下来,不要紧张哦,下面我要开始为你诊治了哦,还是和上次一样,先例行检查一下,放松哦,放松……”

孙春旺一边说着一边对宋雪“检查”起来,他先是把宋雪的全身上下从头到脚摸了一把,尤其是在宋雪的脖颈和胸脯部位,他着重摸了又摸,直把宋雪摸地浑身一阵酥麻,感觉轻飘飘的,心痒难耐。

接下来,孙春旺就把宋雪的两腿分开,因为这次宋雪穿的是一件T恤衫和一条五分裤,孙春旺就把宋雪的五分裤脱了下来,完了又把她的小内内也脱了,这样,宋雪的整个下身就完全呈现在他面前了。

宋雪躺在那里只觉得舒服,确实挺舒服的,便也不反抗,也不动,任由孙春旺摆布,反正她心想自己为的是治病和调理身体,别的也不介意了。

孙春旺看着宋雪那粉嫩粉嫩的秘密花园和花园口部的毛绒绒的小树林,哈喇子都要流下来了。

他再也等不及了,便先在宋雪那雪白的大腿上反复摸了一把,然后就直奔主题,摸向她的秘密花园了。

“嗯~”宋雪呻吟了一声。

孙春旺在宋雪的秘密花园那里反复揉捏,一再抚摸,他这个年龄,男女之事他早就是老手了,他自然知道怎样弄女人会舒服,怎样会最舒服。

孙春旺找到宋雪秘密花园外面洞口上面不远处那个小突起,然后开始挑逗那里,同时把两根手指进去了她的身体,不停地进去又出来。

“嗯~”宋雪不停地呻吟。

孙春旺知道宋雪此时正在享受着,他便加大了手指上的力度,一边不停地进去又出来,一边不停地刺激那个小突起。

宋雪一直在极力忍着,不想让自己反应太过明显,但无奈这个老色鬼简直太老手了,他的手法也真的非常独到,估计哪个女人到他手里都逃不过他的逗弄。

宋雪一直忍,但后来实在忍不住了,孙春旺对她的挑逗和刺激太精准了,没多久她就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

孙春旺非常满意,看着宋雪那因为兴奋而潮红的脸,还有身上不断出的细汗,他不断地阴笑。

宋雪感到非常丢人,也非常尴尬。

没想到自己在丈夫那里从来都得不到满足,却在这个老色鬼这里被他一双手给弄得神魂颠倒,兴奋连连……

宋雪想睁开眼睛,但又觉得害羞又丢脸,身体上极度舒服,但心理上却觉得无法面对。

一想到赵赫,她更是觉得自己这样是不是很对不起他?但再一想到嫁给他这么多年,他那个地方从来没让自己满足过,她又有一阵报复的快意。

算了,随他去吧!爱谁谁吧!反正现在很舒服,生理上快乐了心情也会变好,不管了,爱怎样怎样,今天就在这里彻底放松一把,享受一次吧!

因宋雪已经来了一次,孙春旺便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这时,宋雪也不知自己是不是该睁开眼睛问一下孙春旺是不是他的“治疗”结束了,但想睁眼又觉得尴尬,不好意思,而孙春旺也没说治疗结束了,她便继续闭着眼睛,等待孙春旺接下来的动作。

这边,孙春旺可没想到这里就结束,接下来,他还要进行更大力度的呢,只见他把宋雪的上衣也脱了下来。

“孙大夫,”这时,宋雪不得不把眼睛睁开了,因为她心里有疑问要问,因刚才的兴奋此时她的眼神很迷离,她问道:“孙大夫,怎么还要脱上衣吗?”

“嗯,为了让你全身的皮肤和器官都更好更顺畅地循环,把衣服全脱光比较好,这样身体就会处在完全的放松下,血液更加流通,更有利于你身体的恢复和治疗。”孙春旺解释说。

“那……好吧。”宋雪同意了。

孙春旺把宋雪的T恤衫脱了下来,然后又把她里面的文胸脱了下来,这下子,宋雪真的是一丝不挂地展现在孙春旺眼前了。

看着这具完美的躯体,孙春旺的眼睛放光,哈喇子流了一地,他真想自己亲自上啊!只可惜,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还得忍耐,他转过身背对着宋雪把自己裤裆里的玩意儿抚弄了几下,然后转过身来继续对着宋雪,开始给她继续做“治疗”。

“宋小姐,继续保持放松,不要紧张,放松……”孙春旺一边说一边再次对宋雪上下其手。

这一次,他又把宋雪的裸体从上到下、从头到脚摸了个遍,对重点部位当然要多次且深度地抚摸、逗弄。

宋雪总是提醒自己要忍耐,要克制,但却又总是经受不住这老流氓的挑逗,所以,就在这老流氓一而再、再而三的撩拨下,宋雪一次又一次的失去,直到一连三次,她再也无法承受时,她求饶了。

“哎呀,我不行了,不要再继续了……”宋雪软绵绵浑身无力地说。

孙春旺得意地一笑,然后说道:“好了,宋小姐,这一回你的病症会更加减轻的,因为我不但让你彻底放松了,而且,还通过我的按摩让你全身的经络打通,从此后,你的血脉会更加畅通,身体会越来越好的。”

“哦,是吗?”宋雪问,其实,有那么一刻,她想说声谢谢的,这也是她的习惯用语,平时她都是个很有礼貌很谦和的人,经常会对人说谢谢,何况这是在诊所,是在看病,她当然也要说谢谢了,但那两字到嘴边她又咽了回去。

因为她觉得刚才这老流氓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她如果说谢谢的话,那岂不是……岂不是证明她很喜欢他对自己做那种事吗?

“好的,”想到这里,宋雪只说了个“好的”,没说谢谢。

“怎么?宋小姐不说谢谢吗?”经过一来二去和宋雪的交往,孙春旺自然对宋雪是越来越了解,他知道她的性格和人品,知道每次治疗完她必然会对自己道谢的,所以便如此问道。

“呵呵,那……就谢谢了,呵呵~”宋雪笑着说道,但想想刚才被这老流氓一连弄了三次那个,她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吃亏了?可自己却对他说了谢谢,这样真的好吗?难道自己真的感谢他吗?

但再一想到毕竟他说他是在给自己治病,没准儿他的按摩手法确实是医疗上的按摩手法呢。

再说了,虽然刚才自己被这老流氓占了便宜,但毕竟自己也挺舒服的,尤其是自己嫁给赵赫这么多年来都从来没有过这种体会和感觉,今天却在这里体会到了,这样一想的话,说谢谢也是应该的了。

算了,不想这么多了,反正今天享受了,舒服了,就让一切都随风去吧!

宋雪从床上坐起来穿衣服,就在这时,他看到孙春旺对着她在解他自己的裤腰带。

“孙大夫,您这是……您要干什么?”宋雪警惕地说道,虽然刚才他把自己那样玩弄了几次,但毕竟都是用手,她还没真的被他用身体那样过,所以,也不算被欺负了,可现在他这是要干嘛啊?

“哦,没事,宋小姐,我只是……呵呵,只是……”孙春旺说话吞吞吐吐,同时一边说话一边继续快速解自己的裤腰带,然后片刻后宋雪就看到了这老流氓的隐私部位……

“啊!”宋雪大吃一惊!因为这老流氓的隐私部位竟然非常大!比赵赫的两倍的体积差不多!

没想到呀,真的是没想到,这老流氓都这么大岁数了,家伙倒是还不错,宋雪心想。

但她心里一冒出这种想法,很快又开始觉得羞耻,觉得自己一个女教师,为人师表,而且更重要的是已经为人妻多年,怎么可以对别的男人有这样的想法。

宋雪想转过脸来不看孙春旺,但好奇心却不答应,她便继续朝他看去。

孙春旺把自己的裤子继续往下褪了褪,整个隐私部位裸露了出来,宋雪都看呆了!

而且,有那么一瞬间,宋雪竟然有点想走过去摸一摸他那家伙的冲动!

但发现自己有这种想法时,宋雪又是觉得一阵羞耻。

宋雪为自己感到丢脸,在心里斥责自己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

“嘿嘿,宋小姐,人活一世不容易,俗话说,人生苦短,所以,活着就要按自己的本心来活,不要太委屈自己,太委屈了也容易生病哦,比如抑郁症,心情郁闷就是太委屈自己的结果,而心情郁闷就容易使身体的病,因此呢,活着就要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要大胆去做,不要顾虑太多哦!”孙春旺说。

他看出来宋雪的心理所想了,便如此鼓励她。

宋雪这人很善良,也很心软,比较容易受别人影响,而现在既然孙春旺如此说,她还真的有点心动了,她胡乱把自己的衣服穿上,然后下了床,直接光着脚就走到了孙春旺跟前。

看着孙春旺的大家伙,她真的是心动了,因为,长这么大,结婚这么多年,她除了看到赵峰的那里非常大之外,就只有见过自己老公赵赫的,而赵赫的很小,她早就看够了,看厌了。

除他们兄弟俩外,今天,这个老流氓的家伙是她迄今为止看到过的第三个男人的隐私部位,也是比较大的一个,只比赵峰的家伙稍微差那么一点,但却是比赵赫的强了很多倍的。

“想摸就摸摸看,来,不要拘谨哦。”孙春旺再次激宋雪。

宋雪也慢慢向孙春旺的裤裆部位伸出手……

就在这时,突然“当当当”地声音响起,诊所的卷帘门被人从外面敲响!

本来孙春旺把卷帘门和窗帘都拉上就是为的谢绝顾客临门,却没想到有人这样不识相,明明看到关门谢客还硬要砸门!

自己与宋雪的好事被打断,孙春旺非常生气,本想不理会外面的敲门声,但不想那敲门声竟是一声比一声更响,实在是吵得他心烦意乱!

宋雪此时则是感觉万分尴尬,想想自己刚刚和孙春旺在诊断床上的事还有现在自己正想要伸手去摸孙春旺的隐私部位……这些事万一被别人知道那自己还怎样做人啊?

宋雪赶紧把自己的衣服全部穿好,把鞋子也穿好,然后快速整理自己的仪容,把头发弄好等等,生怕外面敲门的人突然闯进来看到她的不堪。

“当当当……”敲门声仍在继续,大概也许是有什么紧急病患等着被医治吧?孙春旺从生气转为不安,他也怕万一这房间里的事回头被别人知道了诟病,那他这一把年纪了脸上自然也是挂不住的。

“宋小姐,那个……你先在这里稍微等一下,我去开门看看是谁来了。”孙春旺也是一脸的不自在,然后就向卷帘门走去。

从里边把卷帘门打开,来人焦急不已地对孙春旺说:“孙大夫,求您快帮我妈诊治诊治吧,刚才还好好的,就一小会儿的功夫,也不知她老人家是怎么了,突然就晕倒了,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