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下他深深顶撞 熟美妇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真实利润比之前的原计划翻了三番,并且有源源不断的新合同流进来。

看着这几日疲劳许久的大家,江大总裁一拍手,搞团建,放松一下!

江氏但凡能叫上来名字的明星,以及参加了这次歌曲工作的工作人员,都收到了邀请。

当然,也有夏安安,也不知道总裁大人是有意还是无意,居然邀请她这么个所谓的叛徒。

是夜。

天空中最后一抹黑色被吞噬,这座城市的霓虹将天色照的如同白昼。

一辆辆豪车在某个高级会所前面停下,下来的人儿,无一都是豪装打扮。

是的,这里就是江氏庆功宴。

一辆粉色超跑在这些车子中可是极其炸眼,刚刚出场,就收获了不少目光。

夏安安拎着包包在车上走下来,嘴角的弧度,动人心魄。

她怎么来了?某个女员工在角落里和朋友讨论起来,她不是……

虽说江易琛没在公司里大张旗鼓的说过夏安安这事儿,可这个节骨眼上被封杀,不就侧面说明了什么?

夏安安不在乎,踩着高跟鞋高贵入场,拽的不可一世。

叶微桃徐依依姗姗来迟,两人胳膊互相挽着,时不时彼此打打趣,一个国民初恋一个闭月羞花。

可即便她们足够养眼,在热辣酷毙的夏安安后面……众人只觉得,淡了。

叶微桃现在可是公司里的红人,刚刚出场不久,便被撺掇上去来一首了。

夏安安坐在角落里,指尖把玩着高脚杯,脸色平淡的看着台上。

站在那儿的人扭扭捏捏,看似不好意思,实则每一个含羞的眼神,都在给江易琛暗送秋波。

轻轻抿了一口酒,夏安安拿出手机……下一秒打开了消消乐。

要知道这宴会这么无聊,她就不来了。

叶微桃嗓音条件确实好,温温柔柔来了这么一首,在场人纷纷觉得心痒痒的。

不紧不慢放下话筒,叶微桃下台羞涩一笑,唱的不好,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微桃你说什么呢!你这还叫唱的不好,那我们还怎么活呀!

就是就是,你这么有实力,大火肯定是迟早的事情,微桃你要是红了,可别忘记带带我们呀!

一阵夸赞之中,徐依依揽住叶微桃的手臂,满脸都是得意,桃桃可是我的姐妹,你们啊,都得排队。

四面八方的夸赞涌过来,叶微桃面露谦虚,实际上心里早就翘起了尾巴。

她不动声色瞥向角落里一个人喝着酒的夏安安,心底满是不屑。

看到叶微桃的眼神,徐依依极其配合的哼了声,我们家桃桃就是什么都行!不像有些人,五音不全,实力不够,浑身黑料,现在连工作都没了!

徐依依扯着一口大嗓门,半个场地都能听见,其中便包含角落里的正主。

不悦抬起头来,夏安安烦闷的扫了眼这群女人。

她还没算账呢,这群女的就不消停了?

许是酒的后劲儿上来了,一向不喜欢和这群人一般见识的夏安安竟站了起来。

只见她摇摇晃晃笑着走向舞台,一把夺走了员工手里的话筒。

今天庆功宴,我夏安安高兴,高歌一首!送给大家!

江易琛刚刚和生意伙伴打完交道,就看到眼前这幕。

这个夏安安是酒量又差又爱喝!真是一刻不让人消停!

刚想让人上去把她拽下来,江易琛却看到了对方眸子中的那份坚韧。

他停住动作,站在台下,一动不动的盯着她。

将手机连上蓝牙,燥热炸场的音乐开始响起来!

叶微桃徐依依二人一听,不禁对视一笑。

这首歌是一纸的成名曲,名为《战》,狂野张扬的风格圈内几乎没人能驾驭。

就凭她一个夏安安?真是白日做梦!

两人挽住手臂,眉眼间是掩藏不住的嘲讽,她们可等着看夏安安的笑话!

可!

当夏安安张开嘴巴,当第一句歌词在众人耳中落下!那抹强劲的震撼马上就传到了每个人的四肢百骸!

叶微桃那江南烟雨的味道在顷刻间被撕裂,这一刻,整个场子都被夏安安点燃!

华丽的高音,牛逼的技巧,不羁的互动,一纸这首传闻中难度天花板的歌,在夏安安身上看起来竟是那么容易!

正巧她今日穿了一身黑色,露脐装,皮短裙,渔网袜,马丁靴,潇洒强劲的气场与这首歌可谓天作之合!

要不是徐依依刚刚率先挑衅,夏安安被迫上台证明自己,众人可都以为夏安安是有备而来了!

叶微桃傻了,一张小脸直接垮了!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她夏安安之前上节目,普通的儿歌都会跑调,现在怎么连《战》都唱的这么容易了?她装的?

同样的震惊的当然还有江易琛。

那双冷然眸子中,不由自主的迸发出巨大惊讶,随即便是大片大片的钦佩痴迷。

她闪着光,就站在舞台上面,她唱着《战》犹如站在战场,手里的麦克风就是她的枪。

潇洒不羁,张狂自由,野性诱人,这样的夏安安令他根本挪不开半分眼眸。

一时间,他竟想把她私藏,意识到自己的可怕思想,江易琛沉着脸别开头。

他怎会一而再再而三为了这个女人产生情愫。

一曲唱完,台上的人儿满头大汗。

就在众人以为夏安安还要放什么大招时,一张憨厚可掬的笑脸突然就抬起来。

双颊飞上两片绯红,夏安安抱着麦克风,软糯糯的可爱至极,哎呀我知道我唱的很好啦,大家不用夸我~不用夸我~

眼下,她是真醉了,酒的后劲全部涌上来了。

身边的夸赞不绝于耳,叶微桃眸色扭曲至极。

身边人每夸夏安安一句,她就感觉好似有把小刀在割自己的肉!

凭什么,凭什么!

这风头本来是她叶微桃的,为什么几分钟内又被她夏安安抢去?

人群之中叶微桃找到江易琛的方向,当看到对方眸中的那些情愫,叶微桃终是再也忍不下去了!

看着夏安安摇摇晃晃去了洗手间的方向,叶微桃摸出手机,一抹狠厉在眸中一闪而过
趴在洗手台上,夏安安踉踉跄跄吐了大半。

白净的小手捧起一抔水稳稳泼在脸上,片刻的清凉令她清醒了不少。

后脑勺疼痛欲裂,夏安安迷茫看着镜中的自己。

啊——是哪个小美女这么好看——

门口似是有什么声音,夏安安收拾好自己去看热闹。

可她才刚刚探出头去,几个大汉就将她团团围住。

危险弥漫到每一个角落,夏安安本人却浑然不知,哎?大哥们,这里是女厕所耶……

小妹妹,我们没走错,今天…你就陪哥哥好好高兴高兴吧~嘿嘿~

会场中。

江易琛左顾右盼完全没找到夏安安的身影,按理来说,过了这么久,她也该在洗手间出来了。

一抹不详缓缓涌上心头,猛烈跳动的第六感告诉江易琛,夏安安或许出事了。

他想去找她,却又迈不开脚步。

那个女人和他什么关系,他凭什么一次次为了她牵动着情绪。

思绪万千,一向冷静的江易琛竟输给了冲动,他迈开腿走向洗手间的方向,如是安慰着自己,我不过就是担心员工出事罢了。

刚刚走到洗手间,江易琛就发现了不对劲。

这个会场在承包下来之前,负责人员是仔仔细细检查过每一处角落的,现在门口却放了个正在打扫的牌子。

眼神顺着地缝直直往前,不远的女洗手间门口……一个卡子躺在那里!

如果江易琛没记错,那应该是夏安安的!

无人的洗手间,孤零零的卡子,不合常理的一切。

几分担忧顷刻间蹿上大脑,江易琛暗叫一声不好,直直冲了过去!

夏安安!夏安安!

紧张的声音响起来,江易琛一只手死死扒着门口。

洗手间最里面的隔间传来声响,江易琛眸色一定,登时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了过去!

夏安安,我来救你……了?

三四个大汉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甚至有个大哥的脸,贴到了不可描述的坑里……

夏安安坐在小角落里,委屈巴巴的指着几个人,声如蚊蝇,不可以欺负女孩子哦……

满腔冲动好似被泼了盆凉水,江易琛微微眯眸,不可置信。

夏安安这是……一个人撂倒了三四个男人?

皱着眉头将对方扯起来,江易琛语气严肃,夏安安你告诉我,发生什么了。

许是酒精泛滥,夏安安竟一个脚下不稳,整个人都扑到对方怀中。

好像猫咪找到了小鱼干,她嘟着嘴巴蹭了蹭对方,哼哼唧唧,这几个人想要欺负我,被我教育啦!

江易琛下意识揽住对方的腰,不曾想怀中人竟然投怀送抱,同样双臂用了力。

两人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抱着,彼此感受着对方的呼吸。

她温温热热的气息洒在他脸上,江易琛一颗心痒得不行。

他低眼看向对方微微嘟起的嘴巴,下一秒,他低了头。

两片温热的唇纠缠拨弄,醇香的酒气助了阵,令这个吻香甜不已。

她好烫。

江易琛一只大手包住对方的后脑勺,另一只紧紧揽住夏安安腰肢,灵活的长舌挑弄着对方每一颗贝齿。

他将她整个撬开,小心翼翼试探着每一个角落。

二人近在咫尺,她喷洒的热气,尽数撒在她脸上。好似千万只蚂蚁在脸上啃食,江易琛脸痒痒的,心,也痒痒的。

夏安安身上似乎带着魔力,引得江易琛上了瘾,他开始放肆起来,大口大口占领着她的领地。

也许是吻到窒息,微醺的夏安安眉头一皱,不悦骄哼之间,丝丝血腥味儿便弥漫在唇齿之间。

江易琛皱了眉,她竟然咬他。

几分委屈飘上心头,她就这么讨厌她?

片刻的疼痛令江易琛睁开眼,看清了眼前人。

瞧着这张小脸他莫名想起那日两人对峙的模样,她是背叛公司的叛徒……

意乱情迷的眼眸在顷刻间冷峻起来,江易琛将眼前人在自己身上撕下来,眉眼间登时无半分柔情。

他冷冷看着她,随后将她半推半就到洗手台前面,一把冷水泼到对方小脸上。

夏安安,清醒清醒。

大片的凉意令夏安安滚烫的脸颊降了温,她眯眯眼抓住了自己最后几分理智,白了江易琛一眼,踩着马丁靴直奔大厅。

江易琛,这个吻可不是你占了我便宜,我们是彼此索取。

她倒是要强。

两人回到大厅看似风平浪静,其实都因为刚刚这吻而心跳不停。

江易琛大手紧紧攥着酒杯,虎口有一下没一下摩挲着杯沿,心不在焉。

夏安安也没好到哪里去,一颗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她只能靠在墙边用玩手机来掩饰情绪。

宴会终是缓缓落下帷幕,各位宾客前后纷纷离场。

瞧着人走了大半,夏安安也摇摇晃晃站起来。

她拎着包,一步一个脚印,缓慢沉稳的走到门口。

这几日下过雨,晚上的温度不算和善。

一阵凉风刮过,夏安安措手不及的抖了两下,酒也醒了一半。

她今晚喝了酒,开车回去是不可能了,她刚刚摸出手机要打给沈小黎,却瞥到了屏幕上的北京时间——凌晨一点二十。

这个点儿,估计沈小黎早已睡下。

夏安安正头疼,一双昂贵的手工皮鞋突然就映入眼眶。

她顺着笔直工整的裤腿朝上望去,是那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庞。

江易琛看着她,眸色似乎很是复杂,那紧皱的眉头,犹如山川。

怎么了江大少爷,没亲够,还想和我亲热亲热?

夏安安一席话说的露骨,江易琛眉头不由更紧,说出的话语也带了几分严厉,夏安安,你是个女孩子!

女孩子又怎么了。

瞧着对方这副模样,江易琛想要拔腿离开,却担心对方路上的安全。

终于,他强迫自己压下脾气,我送你回去。

我不……

一席话还未说完,夏安安突然就惊呼一声。

两条细白手臂下意识勾住了江易琛的脖颈,她瞪大双眼,江易琛你干什么!

他居然把她公主抱起来了!
我不过是担心员工出事罢了!

宴会上江易琛难免也喝了酒,车子由司机开着。

两人坐在后排,靠在最两边,好似对方是病原体一般。

夏安安被酒精闹腾的不行,将车窗摇到最大,拼了命的吹。

皱着眉命令司机把夏安安的车窗揺下去,江易琛无奈开口,你这样明天会感冒的。

漂亮的双眸白了他一眼,夏安安开口,那也比意识不清醒的时候,被某人占了便宜好。

后面两人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司机只能悄咪咪拉上帘,安安静静开自己的车。

深知夏安安这是在调侃自己,江易琛刚刚压下去的怒火忍不住上升了几分,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

跟这个女人他真是半个字也说不下去,胡搅蛮缠!

终于,还是江易琛先开口打破僵持:要不要去看酒酒?

没曾想江易琛竟是这么说,夏安安双眸中涌起几分心动。

距离上次见到酒酒,也有一段时间了。

她最近一直在忙帮助山区孩子实现上学梦的事儿,就把接走酒酒这件事搁置了。

一句好啊卡在喉咙中,夏安安看着眼前的男人,万分纠结。

她固然是想看酒酒的,不过今晚的那个吻已经给她打响了警钟,她害怕,多接触下去……是不是会让她的故意疏远前功尽弃。

看出了夏安安的犹豫,江易琛轻咳一声,砖头看向窗外,语气中带着几分别扭的意味,酒酒似乎还挺想你的。

不知怎的,他竟不想和这个小女人这么快分开。

百般纠结,夏安安终是没抵挡住对酒酒的思念。

不就是一个江易琛嘛!夏安安一拍大腿,去!

两人下了车,江易琛一件外套刷一下飞到夏安安肩膀。

别多想,我就是怕员工着凉罢了。

没多想。

夏安安没好气瞥了对方一眼,开口催促,进去吧!

两人进了家门,夏安安第一时间便直奔江易琛房间。

推开门看去,一团白色的毛茸茸趴在被窝里,露出半个鼻尖,随着呼吸而微微颤抖。

一颗心在顷刻间软下来,夏安安嗷呜一声,随即扑过去。

酒酒,想没想妈咪呀。

此刻酒酒已经睡了,一张小脸安详的可爱到不行。

酒酒干干净净,似乎也比前几天胖了一些,看来江易琛没亏待它。

夏安安安安静静趴在床边,一言不发看着它,眼眶中的笑意简直要溢出来。

她的酒酒怎么这么可爱,偌大的一张床,就睡了一个小角。

即便醉意已经散了一大半,可夏安安到底是酒量差。

身子轻轻一歪,她竟脚下一滑!

眼看着夏安安后脑勺要撞上床头柜!门口的男人提了一颗心到嗓子眼,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便大步冲了过去!

长臂一伸小女人被揽入怀中,江易琛死死护着对方,两人一起跌在地上。

背部传来猛的疼痛,江易琛吃痛闷哼一声,他试图起身,竟翻身将对方压倒在地上!

两人此刻以一种极近暧昧的姿势保持着,近在咫尺的距离,令呼吸间的温热卷土重来。

左胸口似乎漏了一拍,两人心照不宣的闭上眼睛,他们不约而同想到了刚刚的吻。

意乱情迷在顷刻间弥漫在整个房间,微弱的水声在安静至极的空间中,显得是那般羞耻突兀。

她好甜,让他想要无穷无尽的索取。

两人吻的入迷,曾经一起经历的过往浮上脑海。

他带着她在公园漫步,他对她别扭的温柔,还有……他那些令人心动的瞬间。

酒不醉,人自醉,恍惚间夏安安觉得。

若非接近江易琛会有生命危险,她说不定,真的会爱上这个男人。

这个吻越发缠绵,房间内的气氛也跟着一起燥热起来。

啊!你们在干什么!

一道尖锐女声划破空气,地上的两人动作一顿。

床上的白色身影微微一翻,一向乖巧的酒酒竟飞扑向叶微桃。

一双眼睛倏地瞪大,叶微桃毫不留情的抬起一脚,随即那白色身影便嗷呜一声趴在了墙边。

眉眼间满是不悦,这个吻的打断,令夏安安心烦。

叶微桃对酒酒做的一切,更是径直点燃了她的怒火!

她抬起眸子不善望过去,语气中满是嫌恶。

你烦不烦?

我为什么在这里要你管?

这里也不是你的家,你为什么在这里!

夏安安一席话语气不善,叶微桃整个人被凶的说不出话来。

只见叶微桃挎着一张小脸,豆大的泪珠如断线一般唰唰掉落。

江易琛不紧不慢站起,顺手将夏安安也拉起来。

你可以语气好点。

不可置信的猛一睁眼,夏安安直勾勾看向眼前这个男人。

她下意识摸向嘴唇,方才的亲昵仍历历在目。

江易琛,你穿上裤子就不认人了?

眉眼一皱,江易琛很是不悦,话不要说的这么难听。

几分嘲讽在嘴角边缓缓弥漫,他江易琛以为她是什么?随便的赔钱货?还是勾勾手就贴上来的女人?

江易琛,你们两个合起来欺负我呢?

夏安安不是好惹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她也不会咽下这哑巴亏!

最后一丝情欲彻底清醒,意乱情迷四个字在夏安安脸上找不到任何踪迹。

她微微眯眸,眼色比冰封还要冷,令叶微桃下意识往后挪了挪小脸。

只见夏安安带着厉色,抱着双臂,一点一点靠近,将叶微桃径直逼到了墙角。

刚才叶微桃踢酒酒那一脚,夏安安可是没忘!她多少都要争口气回来!

新仇旧账一起算,叶微桃!

夏安安!不要胡闹!江易琛厉声道。

她才不管他呢。

叶微桃,我在这里要你管?你是江易琛什么人,三天两头往这里跑。

听着眼前人一字一句的侮辱,叶微桃绷着张小脸没说话,可怜巴巴望向江易琛。

她多么想,这个时候江易琛站出来,告诉夏安安,他是她叶微桃的!

夏安安一只白嫩小手死死捏住叶微桃的脸,迫使对方看着自己,我和你说话呢,你看他干什么!

嘴角的讥讽更甚,还是说你真的觉得,你是未来夫人?做这种滔天大梦之前,还是先问问人家愿不愿意娶你吧!